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 8 章 ...

  •   -
      
      21
      
      神念残余的力量尽数耗在通讯上,一道信息穿透不知多少距离出现在道一真身前,化作一段影像,是那古怪的手爪与波动的天宇。
      
      谪仙察觉不到,道一却能分辨出那不知名存在的力量与这世界有一点微不可查的不协调。而且它为什么执着地追着相比它修为如此低弱的谪仙也很耐人寻味。它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道一折返天庭,宏伟的南天门前罕见地气氛肃穆,天兵天将刀戟森寒。
      
      “天庭……发生了什么事?”道一询问门前戍守的天兵天将。
      
      “道一大人!”有人认出了道一。
      
      “数日前一位大人带回来了一名重伤的少女,此后荒天帝下令天庭加强守备。”天将回应。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道一心中一动,想到了谪仙的遭遇。
      
      径直赶往天庭中央大殿,这座不属于任何一人的宫殿恰在诸位天帝领地的交壤之地,平素空荡荡的大殿有人来往。
      
      “叶仙前些时日外出寻一味仙材,恰好遇上邀月公主被一只古兽追杀,救下她后发现伤势十分奇异难治,就带了她回来。”叶凡解释。
      
      “那只古兽的品种我从未见过,与我们这一世界像是不同出一源。”邀月公主早有人救治,叶仙留下是为了那不知名古兽,混沌体体质奇异,感知极其敏锐。
      
      “我偶遇谪仙,也见到了一只兽爪。”说着道一便放出来那段影像。
      
      “这件事怕不是偶然,恐怕还有后续。”
      
      早先叶仙带回来邀月公主时,荒天帝便已探过气机,正是察觉到不知名世界的气息才下令天庭戒备,眼下看来,这件事似乎牵扯范围更广。
      
      “下令外界天庭所属留意转世后那些人的踪迹和诸天的异状!”石昊决断。
      
      画卷与留影玉石通过一座座传送阵送往各地,凡世天庭如一架庞大精巧的机器,迅速行动了起来,表面上风平浪静,暗地里却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寻觅那几十人。
      
      当年放任少年少女走进诸天世界时,天庭是真的不曾给他们留下后手,然而一旦决定了要找出他们来,以天庭如今的力量,行动力是惊人的。
      
      天庭俗世间的人马在数日间便几乎都动用了起来,数不清的情报被一层层汇总,经过细细筛查后锁定了百余来人。行走世间,不少人都选择了伪装自己,再进一步确认就需要与他们直接接触了。至此天庭的力量潜伏,暗中监察保护。
      
      除却邀月公主与谪仙,果然又发现了数人曾遭受袭击,关于袭击者的信息又多了一些,修为最高的竟有真仙。
      
      道一再次离开了天庭,他本是为了将消息送回天庭,如今看来,他离开得可能有些突兀了。
      
      那些来历不明的存在形态各异,修为低的不到至尊,高的可达真仙,道一击退的那道身影不会超过至尊。谪仙若是遇上了真仙修为的袭击者,恐怕不是很妙。
      
      -
      
      22
      
      谪仙觉得自己可能遇见了一个堪为对手的人,一个笑起来很灿烂的年轻人,牙齿晶莹雪白,一头黑发飘逸柔顺。
      
      他很和善与阳光,很爱笑,让人觉得亲切,谪仙的直觉却告诉他这个人绝不是普通人,十分危险,或许是他离开天庭数百年以来遇见的最为强大的敌手。当然,老辈人物不能算,同辈而言,这个人的强大为他仅见。
      
      第一次相遇在一处秘境入口时,他们只是对视了刹那,谪仙相信他也察觉到了自己的掩饰,彼此都认定对方有做自己对手的资格。后来谪仙知道了他的名字。
      
      衍一。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衍一,是要凑齐那五十吗?
      
      那时谪仙已经遇上他好几次了,然而这样一个特别的人却默默无名了很久才为人所知,谪仙才从别人那里听到这个人的消息,知道他的姓名。
      
      修为高深,道术精妙,偶尔几次出手抢夺造化,下手快准狠,一击脱离从不落空。谪仙擅长潜伏,这个人居然比他来得还要行踪不定。
      
      一界天骄就那么多,总有见面的时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谪仙也有被敲闷棍的时候,半途被打劫走大半神材,叫他有些目瞪口呆。
      
      -
      
      23
      
      拿着天庭搜集的线索,再结合自己离开谪仙时的坐标,道一很容易找到了谪仙。
      
      跨越大世界并不是很容易,道一的神念带着谪仙离开被追杀的那个大世界后,谪仙留在了那个新的大世界。道一一开始只是想要跟谪仙待在同一个大世界,关注他的踪迹,提防意外而已,然而看得久了,心态也好像年轻了许多,道一记得自己也曾经有过那样年轻的时候。
      
      帝子被封一两百万年后才出世,争成仙路也争一世证道。
      
      古皇大帝自斩,皇子帝子自封,谁也没想到那一世最终成就的不是他们中任何一人,甚至不是当世证道的大帝,而是一个莫名其妙被九龙拉棺拉到葬帝星北斗的人,他踏入修途时早已成年,凭着不死药结出来的果才能以少年身躯入道。
      
      道一不是那一世的主角,他只是偶遇了叶凡,一番恩怨后在黑暗动乱中送出神明圣衣结下善缘,后来入天庭,最终被天帝护持着另类证道。
      
      道一突然想试试,走进一个世界,再次去见证一场大世。这个大世界道统繁荣,天骄辈出,但当然比不上诸天世界合起来的浩瀚,也比不上九天十地成仙路开启那一世的鼎盛与残酷。这就是一场很普通的大世而已,或许和道一猜测中,自己如果不自封的话会见证的那一世更相似。
      
      往事无从猜测,所以道一也不知道自己的猜测对不对。
      
      道一修饰了容貌和骨相,把自己一头灿烂的金发变成了黑色,再对着镜子试着找回记忆中的样子。镜中的年轻人笑起来灿烂又亲切,是和他平日里的沉静温和不太一样的朝气蓬勃。
      
      跟着谪仙进过几处秘境,那次入口处的对视,他察觉了吗?还真是灵觉惊人啊……明明掩了气息改了容貌。
      
      偶尔也出手过,诸天世界数不清有多少得天地造化的地方,不起眼的角落也可能藏着罕见的神材。将修为压制到年轻一代天骄的水平,假装自己真的是不到千岁的年轻人,这方世界细数年轻天骄时又多了一人。
      
      衍一没有刻意接近过谪仙,同处一个大世界足够他践行对谪仙父母的承诺了。然而他察觉到了什么?
      
      谪仙似乎对他有些敌意?嗯……还有战意。
      
      一开始没有交集,渐渐多了接触后非敌非友,很普通的同辈竞争关系而已,谪仙为什么偏偏分给自己一点特殊的注意?
      
      衍一向来灿烂的笑容多了点玩味,觉得有点有趣,后来便有意无意逗弄谪仙。
      
      打劫走谪仙的神材时,衍一看着他惊愕又郁闷的神情,好笑又怀念,自己似乎也被人这样打劫过,当年叶天帝还是个敲诈人生命古树枝叶的年轻人。
      
      直到一次险境衍一出手相助,两人才熟悉起来,暂时结伴同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