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 7 章 ...

  •   -
      
      18
      
      这一方小世界不知成于何年,生养出些玄奇秘境,引来不少人寻机缘。谪仙离开天庭后不久即撞入此地,看中了一处地利,他一面静修,一面夺人机缘成就己身,日子过得不可谓不舒心。谁料竟会被熟人撞个正着。
      
      连狡辩都不需要,明明白白一朵择人而噬的血色莲花。
      
      道一有些悠哉地欣赏着少年几乎完全掩盖在超乎年龄的镇定下的戒备。
      
      “一切与我无关。”
      
      微笑着抛出这样一句话后,道一如愿看到了少年谪仙因为自己的话露出的愕然,不多,一点而已,却如薄薄的冰层裂开,溅出几点深冷的水花。
      
      ……还是太年轻了。
      
      修道之人外貌往往来得比凡人更年轻一些,谪仙看起来还是神清骨秀的少年。但是算一算年纪,谪仙如今也不过二十而已,距离道一最后一次在天庭看到他,不过两三年。
      
      那些孩童中,有交好无数走时依依惜别的,自然也有向来独往不轻易沾染因缘的。谪仙离开天庭前,只拜别了数人,其中就有道一。道一受谪仙此世父母托付照看于他,虽不曾做什么,终究比旁人多一分干系。
      
      但不足以让谪仙觉得这个人可以容忍自己的妄为。
      
      道途残酷,枯骨无数,谪仙修的不是那慈悲的佛法,不惮于夺人性命,可他的做法在一般人看来确实称得上出格。未至生死之仇,何故轻易夺人性命?尸山血海的证道路,有伤天和。
      
      可是道一只丢下那么一句话,笑容一如往日,就干脆利落地离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知道他以后会不会把自己坑进去?
      
      少年谪仙自然猜不到道一离去前的念头,更不可能明白道一突然间生出来的那些感慨。他只是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温文尔雅的青年离去,一道长虹眨眼消失在天边。那是他还远远触及不到的力量,轻易便能破开这天地,是不可想象的极速。
      
      确认那个人是真的离开了,谪仙心上骤然一轻,那些芜杂的谋算杂着几分讶异混成一种新奇的滋味。
      
      道一么?似乎有点特别啊。
      
      小小的插曲来得毫无征兆,去得也不留痕迹。收拾起道一出现时来不及整理的战场,这次收获似乎挺丰厚的,不过……这里不能再待下去了,他可不想再撞上道一一次。
      
      万一道一什么时候忽然想再来这里一次,那可就真的很尴尬了。
      
      -
      
      19
      
      盘王和禁区之主是一起走的。两个少年郎,一个稳重,一个俊雅,并肩走入天庭外的广袤天地。
      
      诸天世界,万千亿生灵,道统传承如银河沙数,天庭也不敢说看尽世界道法。盘王与禁区之主的资质古今少有,注定登临绝巅。可这世间也有惊艳人物,天资令人震撼,难与之分个高下。一如昔年柳囡囡初初踏入上苍之上时,有人堪与之相提并论。
      
      遍历古今未来,数尽无穷世界,能有几人堪与她相提并论?可若是加上幼年的限制,那可就多了去了,真要是一个个都成长到与她一般的高度,修炼史大概得改写无数次。十年百年千年万年,昔年曾惊艳一时的人终究湮灭大半,归于庸常者也不在少数。
      
      少年时论根骨论血脉论悟性论潜能,细细筛出一批人来,被师长寄托厚望,被世人赞叹仰望,到头来究竟看的是什么?
      
      不知道。
      
      能走到后来的人谁无过人之处?但也不是没有人缺了这样那样的特质依旧傲视世间。有人一路高歌斩灭一切阻挡,也有人命途凄惨辗转挣扎,有人以生死大战如山尸骨铺出一条路途,也有人与世无争手不染血。
      
      再如何寻觅规律,总无法预测未来,唯有时间能分毫不差地找出最后的胜者。
      
      盘王与禁区之主见多了天骄,时间流逝,同路人却是越来越少。能追得上他们脚步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
      
      20
      
      诸天世界不过虚指,重叠交错的时空衍生出无尽可能,难说什么不知名的角落藏着古老到难以想象的存在。谪仙干多了以旁人成就己身的事,向来把自己藏得很好,倒是第一次招惹上那样可怖的存在。一只不知属于什么种族生灵的大手携莫测力量追击谪仙,他手段尽出也不过拖延点滴时间。
      
      “多谢前辈出手。不知前辈是什么时候留下这道神念的?”
      
      数百年时光过去,当年那个略有几分青稚的少年已经完完全全长开了。手中执着一只雪白的长笛,衣袂飘舞,出尘而脱俗,青衣染血,却无损其空灵气韵。
      
      道一出现时谪仙有片刻惊疑,随即意识到那应当只是一道神念,其真身不知在多少重天地外。
      
      虚淡的光影凝出形体,道一出手,携道则迎上追击而来的手爪。
      
      碰撞发生的地方,虚空无声地破碎湮灭,那只更应该被称为爪子的奇异存在来势一顿,背后的天宇似泛起一阵波澜,像是空间在扭曲,有不知名的存在想要降临。
      
      谪仙不知道一看见了什么,才会露出那样有些讶异又有些忧虑的神情,他所见到的只有突然间变得有些虚幻不定的天宇。
      
      片刻紧绷的对峙后,对方似是放弃了,那片空间不知不觉地恢复了平静,这时谪仙才来得及发出疑问。
      
      “当年你刚离开天庭不久,我恰巧遇见你那一次。”道一似有几分思索,随口给出了答案。
      
      当年他不过是一时兴起,可不曾预料到会遇见今日这样的存在。
      
      ……那自始至终不曾显露真身的存在,看起来可没有那么简单啊。
      
      这时道一才注意力放到谪仙身上。青年十分俊美,面孔完美无瑕,肌肤晶莹,丰神如玉,宁静而空灵,如红尘中得道仙人。纵然才从实力碾压他的强者手下狼狈逃生,他依旧是这般镇定又出尘。
      
      “不必叫我前辈,称我名字即可。”真要论辈分,那可是一团解不开的乱麻。
      
      道一有点奇怪,谪仙这次怎么这般有礼?
      
      转世后的谪仙刚进天庭时,倒有过一段天真时光,道一还记得软软的一团仰着脸看着自己笑得灿烂的样子。
      
      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长出了一副不动声色的样子。道一见他的次数少,是真的不知道小孩子啥时候长变了样。出了天庭后更是无所顾忌,坑起人来毫不含糊。
      
      这次见面又换了态度。
      
      “离开这里吧,那追击你的力量不是那么简单。我只是一道神念,这次虽不曾倾力出手,却也不可能长存了。”当年道一留下神念时决没有料到会撞见今天这样的存在,天庭几近自封,不知世间竟有这般存在隐匿潜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你的月石:0块 消耗2块月石 【月石说明】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