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繁花落尽当时故人 ...

  •   疏影横斜水清浅
      暗香浮动月黄昏
      ——故人
      彼时,苏清浅被门主逼着收徒,朦胧的从大殿望下去,登仙阶下站着的白染枫,安静的如一抹云,渗着寒意立于天地苍茫之间。
      那日小雪,满天飞絮,一地银花,苏清浅恍然,仿佛被下了咒,抬起手指着他道:“就他了!”
      话音落下时,苏清浅清晰的看到他眼中忽而泛上的喜色,像是这天地间唯一的星火。十五岁的少年单纯的欢喜着,只因飞云宗颇负盛名的清涵仙尊收了他做弟子。
      那时的白染枫,有些傻,却又天真的可爱。比后来好上许多许多。
      是了,苏清浅自成了仙尊可传道授业以来,百年间从未收过弟子,世人皆道清涵仙尊性情冷清,不喜生人在侧,又极喜洁,故而峰上别说弟子,连只鸟都没有。
      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不收弟子的原因是,他这个人忒懒,做不了传道授业的活,怕误人子弟!
      看着那个少年一时被拜师的欣喜冲的找不着北,又有些茫然和拘谨,便招手唤他:“过来!”
      白染枫正不知所措,忽听一道清浅的声音传入,如冰雪初融,温和如斯。
      抬起头,便看到那人一袭白衣,墨色的发一半被白玉发簪束起,一半垂落肩上,眉目间无甚表情,却意外温文尔雅,突然想起前几日看的半句词:有乎君子,芝兰玉树,风华而立,如松如竹,如霜如雪。
      苏清浅看着那少年对着自己愣了一瞬,忙上了登仙阶,嘴角勾起一抹极浅的笑。
      白染枫跪下来行拜师礼,“拜见师尊,多谢师尊收下徒儿,徒儿定不会让师尊失望。”
      苏清浅扶起他,道了句:“好说!”在大殿上坐久了,便有了些许困意,转身对宗主道:“师兄,如此我便回清涵峰了!”
      宗主一脸喜色的挥了挥手,心道总算是让他这个师弟收了弟子,也算是无愧飞升上青天的师父了!
      登仙阶下站着的一众弟子皆唉声叹气,盼了百来年,好不容易等到清涵仙尊收徒,却未想到这样的好事竟落到了白染枫那个无一长处的木头身上,资历天份皆不如他们,怎么偏偏这样的人就被清涵仙尊选中了呢!暗自唏嘘的暗自唏嘘,更有些弟子,想着怎么给白染枫使点绊子,让他知道,清涵仙尊的徒弟不是那么好当的!
      苏清浅掐了诀才意识到,新收的小徒弟似乎还不会御剑,无奈又掉头回去,拎着他的领子放在负雪剑上站稳。
      到了清涵峰,看着少年的脸色有些发白,许是晕剑,他又急着睡觉,故而飞的快了些。如今看着他全无血色的脸,忽然有些愧疚。
      清涵峰上确实没有其他人,因而苏清浅也就随手搭了一间竹屋,如今来了个小徒弟,便显得有些挤了,幸好他早有准备,挥了挥衣袖,一个玲珑阁落地,竹屋的一旁便迅速升起了一座竹楼。
      苏清浅道:“你就住在这里吧,这院子里只有你我师徒二人,且随意些,不必拘束,先去看看,有什么短缺的,跟我说便是!”
      少年点了点头行礼下去了,等到了竹楼里才发现,这竹楼,怎么看都像是女子的绣楼,粉色的帐幔,粉色的被褥,红木的桌椅,精致的竹帘。
      白染枫暗自揣测,师尊 本来是想收个女弟子的,后来不知怎么……许是看自己顺眼罢!
      这要从百年前苏清浅晋升仙尊授业收徒开始说起,他不是没想过要收个徒弟,就算他不收,师兄也会逼着他收的。所以他当初的愿景是收个女徒弟,最好是会做饭的那种。是以一早备下了未来女徒弟的一应用具,哪成想,阴差阳错,收了个男娃娃,简直是失策,失策的厉害。不过收个男娃娃也不错,这个小徒弟乖巧的跟个女孩子似的。
      不像师兄的那一堆徒孙,上山捉鸟,下河摸鱼的事情没少干过,一天天皮的跟猴子似的。
      困的愈发厉害,苏清浅便不去想了,回了竹屋睡觉。
      到了晚间,苏清浅神清气爽的从竹床上起来,突然闻到一阵食物的香味,苏清浅循着香味到了厨房门口,少年听见响动,抬头见是苏清浅,便露出一个腼腆的笑,恭谨的道:“师尊,您稍等,一会儿就可以吃了!”
      苏清浅刚睡醒,身子还有些发软,半倚在门框上,问道“你做了什么,闻着挺香的!”
      “竹筒饭,师尊想必没有吃过,我看后山竹子甚多,便就地取材做了这个!”少年道,神色中满是小心翼翼。
      苏清浅有些无奈,道:“你既成了我的弟子,就不必如此小心翼翼,且随意些。”顿了顿,又补充道:“若是有弟子欺负你,不要忍着,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告诉我,师尊会为你撑腰的!”
      苏清浅看着他这模样,心道平时肯定是被人欺负惯了的,飞云宗的弟子向来如此,捧高踩低,可这是人的劣根,不是修了仙就能连根拔去的!
      可说完这句话,又觉得实在不妥,怕是伤了人家少年的玻璃心,而且,会不会误导小徒弟,让他去寻衅滋事可不好!
      回过神时,看到少年听了这句话,眼神发亮,又有些许湿润,便慌了手脚,忙问:“可是师父提起你的伤心事了,那个,抱歉……”
      “没有,师父很好!”白染抬头,一字一句认真的道。
      苏清浅怕是小徒弟以后真的寻衅滋事,让自己去收拾烂摊子也值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你的月石:0块 消耗2块月石 【月石说明】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