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chapter3 ...

  •   “A股又崩盘啦——”
      搬家工人把东西搬出电梯时,不小心害金刚鹦鹉在电梯门上夹了一下,鹦鹉受到了惊吓,挥起翅膀,行云流水般连扇那工人四巴掌,疯狂扑腾,声嘶力竭地狂叫起来。
      “什么什么?A股怎么了?!”工人反倒被吓得更厉害,以为这鹦鹉成精了,前来指点他赶紧清仓逃命,哆嗦着一边掏手机一边就要跪下磕头。
      天和快步过来,把小金接过去,说:“抱歉,这家伙胆子小。”
      方姨抱着猫,在公寓里四处看了眼,说:“你爸以前将这房子留给了你大哥,也还好想起来了,喏,地方不大,格局倒是不错。”
      天和一手抱着鹦鹉,另一手抱着那只智障蓝猫,鹦鹉惊魂犹定,还不住伸翅膀去扇蓝猫,一边扇一边叫,天和放开手,鹦鹉飞到冰箱顶上,再也不下来了。
      窗玻璃蒙着厚厚的一层灰,方姨又说:“菜市场近,楼下也有公交站,地方小,有小的好,房子大了,每天见个面都难。”
      “嗯。”天和勉强笑笑,卷起袖子,准备打扫卫生,方姨忙道:“你哪里会做家务?我来吧!你去忙你的工作。”
      “我没有工作了。”天和朝方姨说。
      “去写你的计算机程序。”方姨又说:“那个能卖钱,你爸爸当年就是这样发家的,你凭什么就做不到?”说着眯起眼,笑道:“去吧。”
      方姨放了张巴赫的唱片,挽起头发,熟练地戴上袖套,去接水擦窗。
      “天和?”方姨笑道:“你瞧我找到了什么?”
      “二十亿现金吗?”天和笑道:“那可真是太了不起了。”
      方姨拿出来一个航空母舰的模型,天和都把它给忘了,惊讶道:“是它!”
      方姨说:“我记得,这是天衡离开家以前,给你做的吧?我把它擦擦,不能用水洗,否则胶就散了,给你摆在房间里?”
      这个航母模型模构造相当复杂,塑料制成,是英国的皇家方舟号,光是缩微零部件就有三千多个,甲板上停的六十辆小飞机全是手工组装粘起来的。离家之前,天和的大哥闻天衡亲手做给最疼爱的小弟这件礼物,已经有许多年没见过它了,天和一时不禁想起了太多的回忆。
      方姨前去收拾,天和坐在小阳台上,楼下远处是个运动场,阳光灿烂,全是踢球的,居民区里则是一家面摊,五岁的时候,大哥离开家去上班时,带着两个弟弟——十岁的天岳与五岁的天和在楼下吃了这家的面当早餐,依次摸摸兄弟俩的头,说:“大哥走了,好好照顾老爸。”
      “大哥再见。”天和朝大哥挥手,尚不知这次离别意味着什么。
      方姨打扫了一会儿卫生,拿着个粘筒过来粘天和袖子上的尘和小绒毛,天和打了两个喷嚏,低头看手机上,理财顾问发来的资产估值列表与拍卖指导价,家里的艺术品委托了两名估值师,开始估价了。
      “我不想让公司破产。”天和忽然说。
      方姨躬身,用粘筒在天和肩上滚了几个来回。
      天和说:“公司一申请破产保护,爸爸留下的东西,就什么都没有了。”
      方姨没说话,回客厅里去,拿出咖啡与下午茶的蛋糕,放在阳台的小圆桌上,天和说:“可是这钱光靠我自己,也许一辈子也还不完,这些日子里,我什么办法都想过了,只要能保住爸爸的公司,我什么都愿意做……”
      巴赫的音乐从厨房里传来,BGM里,方姨回去做家务前,耐心地开解道:“天无绝人之路,不要着急,也别把所有的担子都揽在自己的身上,过几天,说不定就联系上你二哥了。”
      
      电话响,天和看了眼,匿名,挂了。
      电话再响,天和再挂,电话第三次响,天和很想骂人,但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提醒他,骂脏话是不好的,哪怕过得再落魄,也要保持基本的涵养。
      “您好。”天和戴上蓝牙耳机,客客气气地说:“我现在不需要贷款,借了也还不起,谢谢。”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电话里说:“需要多少?说个数。”
      天和听到那声音时,蓦然站了起来,手机从腿上滑落,掉出阳台栏杆,刷地从五楼直线坠落,掉进了楼下面摊老板的锅里。
      
      银泰大厦四十七层,俯瞰全城的健身房里,跑步声砰砰声作响。
      关越与佟凯在跑步机上飞快地跑着,关越穿着黑色运动短裤,迈开长腿大步奔跑,他的个头比佟凯略高一点,俊美的面容犹如大师手下的美男雕塑。一头短发上全是汗,皮肤因最近晒太阳而显得白皙,关越随手开了环境紫外线灯,戴上护目镜,面朝跑步机前的阅读器屏幕,屏幕上正飞速滚动着一行行的文字信息。
      “你阅读速度太快了!”佟凯说:“调四档!”
      关越调低了文字速度,佟凯阅读的速度跟上了,跑步的速度却跟不上,几次差点打滑摔下去,最后只得放弃,不跑了。
      关越眼角余光一瞥佟凯,复又转回屏幕上,佟凯喘了一会儿,打量关越□□。
      关越:“?”
      佟凯:“跑这么快,你那个传说中的大法棍不会甩得很痛么?”
      关越:“滚,内裤干什么用的?”
      
      佟凯洗过澡出来,关越正躬身坐在器械椅上,握着哑铃往复提臂,听着伦敦今天的早间新闻,午后阳光照进健身房里,佟凯吹了声口哨,说:“我找对象去了。”
      关越漫不经心地嗯了声,拿起遥控器,换了个台,佟凯又问:“明晚相亲?”
      关越没回答,佟凯大大咧咧地坐到关越对面,摊开长腿,说:“相亲对象男的女的啊,哎?有照片么?看看?”
      关越看也不看佟凯,把哑铃换到右手,佟凯摸摸自己大腿,说:“小越越,我现在很好奇,你对男生有感觉多点,还是对女生有感觉多点。”
      佟凯只想逗他玩,又拿了关越手机,放在他面前,识别了关越的脸,解锁,打开聊天软件,手指随意地划了几下,发现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孩照片,说:“哟!真漂亮,哪国的?人家给你发了这么多消息,你就回了一个字,能不能别这么绝情……我看看……乌克兰超模!哇——家里经商的?”
      
      聊天窗口里那女孩热情洋溢,说了好几句,又问关越是不是在忙,关越只回了一个字“Y”,把天给聊死了。
      佟凯:“走了啊。”
      关越:“好运。”
      佟凯吹着口哨走了,关越把手机关机,健身房里的阅读器,电视全关了,起身放了张CD,开始做下一组俯卧撑。
      
      “年轻人!你知不知道煮这么一锅汤要多久,啊——呀!钱?你以为我在乎你这点钱? ”
      “对不起,对不起。”天和在楼下面摊前,看着老板用一把大漏勺把手机从锅里捞出来,被溅了一身汤的老板娘在旁叉着腰,怒气值满点。
      耳机里头,那个熟悉的声音又说:“又惹事了?”
      手机掉进锅里后,通话还在继续,天和戴着蓝牙耳机,赔不是、付账,总算拿回手机,说:“你是谁?”
      那个声音说:“装傻有意思么?看到你家公司上新闻了,聊聊吧。”
      天和按着蓝牙耳机说:“给你三秒时间,再拿我寻开心我挂了,三、二……”
      那声音带着一丝诧异:“怎么听出来的?”
      天和说:“你不可能瞒得过我,到底想做什么?”
      “嗯,还是穿帮了。”那声音里带着笑意:“闻天和,初次见面……”
      手机自动关机,通话中断。
      天和马上看了眼手机,按电梯上楼,方姨出门买菜去了,天和回书房里,拆出通话卡,从书架下依次打开盒子,寻找备用手机。而就在他换卡时,搁在台面上的笔记本突然发出了声音。
      “希望不会吓着你,亲爱的天和。”
      天和停下动作,手里拿着备用机,转头望向电脑,那一刻,连破产也保持了语气平静的他,发出了一声疯狂的大喊:
      “你是AI——?!!!”
      
      从卧室到客厅,交响乐瞬间轰鸣,音箱齐齐奏响,电视、台式机、笔记本、在同一时间打开,关上。隐形的魔术师就这么悄然无声地降临在这不及一百平方的小公寓里,植物的绿叶在音乐声中震颤。
      紧接着潮水般的交响乐在数个音响中分了声部,同时环绕着这间小小的书房,将天和的精神意识抛向了宏大的世界……从滔天巨浪到电闪雷鸣;从暴风骤雨到山岳之巅;从神殿到废墟;从舞台到刑场——
      从地狱到天堂。
      天和保持着那入定般的姿势,一动不动地看着笔记本显示器,乐声逐渐沉寂下去,足足一分钟,天和没有说话,控制了家里所有音响的笔记本电脑,也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
      最后,天和打破了这沉寂,说:
      “嗨,你好。”
      “你好。”笔记本电脑依旧发出那熟悉的声音:“看来你挺喜欢我的打招呼方式。”
      天和马上将转椅滑到书桌前,检查电源,点开编程系统,飞速敲进指令,两手竟激动得不住发抖,仿佛置身梦中。
      “你可以通过语言与我交流,不需要再输入指令了。”电脑里那声音说:“相比之下,我更喜欢用交谈的方式。”
      “这简直是个奇迹!”这是天和近十年来最为疯狂与震惊的时刻:“你是怎么出现的?!你是谁?告诉我你不是黑客!”
      “当然不。”电脑里,那熟悉的男性声音道:“我既不喜欢贝多芬,也不喜欢巴赫,相比之下我更喜欢莫扎特。我既不喜欢喝咖啡,也不喜欢喝奶茶,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尝试一下鸳鸯。”
      “我是你父亲闻元恺,与他的好朋友关正平所设计的人工智能第三代,他们为我起了个名字,叫Prometheus。”电脑里那声音说:“你实在太惊讶了,闻天和,想不想把智能手表戴上,让我监测下你的心率,以防万一?”
      天和顿时晕头转向,他飞快地检查防火墙以及整个系统,没有任何被攻击过的痕迹,接下来,他关掉了路由器,切断互联网。
      “断网的话。”电脑里那声音依旧道:“你就只能使用我的部分功能了。”
      “Prometheus。”天和喃喃道:“普罗米修斯,盗天火以授凡人之神。”
      “确切地说,是第三代,你可以叫我Pt3.0,或者叫我P3。”那声音道:“或者普罗,都可以,当然我也不介意改个名,顺便能把互联网接上吗?断网令我很焦虑。”
      
      天和抬手,缓慢地挪到书桌一旁,按下了路由器插座的电源,发出一声轻响。
      “谢谢,这样感觉好多了。”普罗说:“现在也许不是谈论接下来这件事最好的时机,但在困难面前,我们的时间所剩无几,我需要你的帮助。我的主程序被保存在Epeus于加拿大多伦多一个租来的机房里,当你的破产保护申请进入正式流程,他们就会把服务器交给评估机构进行拍卖,进行新一轮数据备份……”
      天和还有点没回过神,说:“Epeus已经研发出AI了!不用再申请破产保护了!”
      “不。”普罗答道:“天和,不是Epeus研发了我,而是你父亲。我强烈建议你不要动任何把我卖给互联网公司的念头,相信我,否则到时候,你后悔的概率至少会达到99.7%”
      天和:“……”
      
      “我的核心模块由两大部分组成。”普罗以平静的声音道:“前身是你父亲与关正平开发的全球股市分析与交易系统,在量化交易的基本理论上,针对人类行为进行数据搜集与分析。”
      天和怔怔看着屏幕,屏幕上弹出一个又一个堆叠的窗口,从1994年开始,普罗米修斯的研发过程逐一展现在天和面前,紧接着,屏幕中央以拉开一条长达二十余年的时间轴线,各个时期的资料缩小,归于时间轴的各个点上。
      “2.0版本的升级,是关正平自行研发的一个学习软件,通过便携设备的采样,让我以某个独立的人类个体作为参照样本,开展持续长达十八年的数据采集。获得数据汇总后,再通过我的学习模式进行分析与模仿。”
      
      屏幕上又出现了一名小男生的正面照,眉眼间充满了稚气。
      
      “这个杰出的人类样本,让我学会了人的初级感情与思考方式,共情力,情绪等等人之所以被称为人的东西。”
      
      “最终,两大核心模块通过3.0版本的整合,在两年零四个月前,已经升级完毕。”普罗说:“也就是你看到的,现在的我。但是否能通过真正的图灵测试,我还没有太大把握。”
      “摒去作弊模式下的图灵测试……”天和眉头深锁,喃喃道:“如果我是参与测试者,刚刚你已经通过了。”
      “短时间内。”普罗答道:“但你迟早会发现我是AI,我以为对样本已经非常了解了,最后还是没有骗过你。”
      天和盯着小男孩的正面照,喃喃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样本……”
      
      “是的。”普罗答道:“就是关正平的侄儿,关越,你的前任爱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