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chapter1 ...

  •   九月一号,艳阳高照,闻天和当上CEO的第一天,公司就破产了。
      
      事情要从三个半小时前,天和在机场送走二哥闻天岳说起。
      二哥双眼泛着泪光,朝弟弟诚恳道:“宝宝,哥最多一个月就回来,这段时间里,公司就交给你了。”
      天和不悦道:“别在机场叫我小名!放心吧,我能行,在硅谷照顾好自己,记得帮我要张扎克伯格的签名,我挺喜欢他。”
      “等我安顿好了,你飞过来,我约上小扎,一起去塞松吃个饭,顺便叫上乔布斯。”
      “乔布斯已经死了。”天和面无表情道。
      闻天岳马上改口道:“我是说库克,你俩一定有共同话题。”
      “快去吧。”天和说:“飞机上别再喝酒了。”
      通知登机了,天和隔着玻璃墙,目送兄长带着昨夜两瓶酒的醉意,摇摇晃晃地上了商务机后,自己转身出贵宾厅,上车,朝司机说:“去公司,通知主管,十点开会。”
      司机从倒后镜里看了眼闻天和,放了首歌, D大调第四帕蒂塔的悠扬乐声里,车被堵在高架上,早高峰期间,堵车队伍一望无际。
      “老板,您困的话就先睡会儿?”
      “不困。”
      天和与出发前的兄长促膝长谈了一晚,今早却很精神——只因这是他正式接管公司的大日子,他对着倒后镜拨了下头发,端详今天的自己。
      闻天和,二十三岁,狮子座,180cm,18公分,18亿身家,大别墅一千八百平方,全球拥有十八套自住房,剑桥计算机系硕士研究生,Epeus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最小的儿子,喜欢穿衬衣,不喜欢打领带的长腿帅哥,GAY,零。
      所以18公分并没有太大作用。
      天和的眉眼继承自日耳曼裔的母亲,鼻梁与嘴唇继承自父亲,集合父母优点于一身,在剑桥念书时,白皙的皮肤与精致的五官,常为他招来许多不必要的烦恼。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百里挑一,天和并不是那种只看外表的庸俗之辈,许多时候,反而希望自己能长得平凡一点,这样好歹教授们会更注意他编的代码,惊叹于他的才华,而不是总盯着他的脸。
      司机小刘朝后座转头:“老板,主管们都已经就绪了。”
      “很好。”天和优雅地拨了下自己的额发:“可以换首歌吗?现在的我需要巴赫以外的音乐。”
      小刘诚恳地说:“听说巴赫能让人镇定。”
      天和:“巴赫是方姨做家务的时候听的,有人说上帝负责洗涤人间,巴赫负责洗衣服,这首歌总让我想起滚筒洗衣机。”
      小刘换了首莫扎特,明明已经没堵车了,却慢慢地开着,仿佛希望这辆宾利永远也开不到目的地。
      天和又礼貌地说:“方便开快点吗?不舒服的话你休息会儿,我来开?”
      小刘稍稍加快了速度,又从倒后镜里充满悲悯地看了天和一眼。
      
      紫藤新区,高新科技园2栋27楼,Epeus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办楼层。
      “二老板到车库了,快做好准备!”
      财务总监神情凝重地说:“我现在真怕二老板和股东们打起来。”
      副总拍拍财务总监肩膀:“你就按实话说,不会打起来,真打起来,咱们装作拉架,把他按着,让股东打几下也不会怎么样,对不?”
      “怎么能这么对二老板?”财务总监难以置信道。
      副总:“债主也需要发泄情绪,何况过了今天,是不是老板还两说呢。”
      财务总监想了想,又问:“是不是得把窗子都给封上?万一老板跳楼怎么办?”
      “对!对!”副总如梦初醒:“以防万一!”
      总助道:“不可能,二老板是个优雅的人,不会跳楼的,太难看了,要也是用绳子。”
      “上吊更难看吧!”副总说:“会失禁的!以他的风格,只能是在床上洒满从巴黎空运过来的玫瑰花瓣……”
      “来了!进电梯了!”
      
      饮水机前,众高管一哄而散,总助敲敲会议室门,大会议室里坐着银行、投资方、三家基金的负责人等一众代表。
      “我们二老板马上到公司了。”总助说:“再五分钟。”
      “行、行。”年逾五十的银行信贷经理掏出一张手帕,擦了擦秃头上渗出来的汗。
      支行行长朝总助问:“二老板是你们公司实打实的法人,对吧?”
      总助说:“上个月变更手续已经办完了,他是法人,没错的。”
      总助离开后,众人又面面相觑。
      “待会儿谁起个头?”信贷经理说。
      “银行起头吧。”投资人说:“这家欠银行的钱最多。”
      “还是你们来吧。”支行行长心脏实在受不了:“要么,猫熊基金先请?”
      “不不,还是你们先请。”
      “你们先你们先……”
      
      猫熊基金负责人道:“我建议各位,还是不要再抱有不切实际的空想,以现在这家公司的财务状况,哪怕是巴菲特再世,我看也救不回来了。”
      “巴菲特还没死呢。”康莱德基金负责人说:“我们家刚委托给他七十多亿,这么说太不吉利了。”
      猫熊基金负责人嘲讽道:“你家上哪儿找七十多亿出来?怎么就没听说过?我看是你们老板找马化腾后台给调出来的七十多亿QQ币吧?”
      康莱德负责人音调陡然高了八度:“以为谁都像你们家,投了腾讯就天天给自己家产业通稿刷阅读量啊!”
      
      “好了吧。”支行行长语重心长地说:“大家都是来讨债的,就不要窝里斗了。我记得你们当初为了投Epeus,还差点打起来,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大会议室内众人再次沉默。就像等待着参加巴菲特的葬礼般。
      
      天和进了公司,总经办楼层内众员工都是眼前一亮,继而又暗淡下去。
      “二老板,您的咖啡。”
      “谢谢,我不喝星巴克,以后还是不要叫我二老板了。”天和朝总助笑了笑,又朝财务总监问:“Mecy,主管们都在会议室里了?”
      财务总监马上道:“今天来了几位客人,想先见见您,坐了大会议室,我们也不方便请人换个地方。”
      天和推门进会议室,回头道:“那你通知下,主管例会改到下午……你们这是?”
      会议室内,一众股东代表们就像看见巴菲特揭棺而起,跳了出来并大喊“Spurise!”
      “大家……下午好,今天不是季度股东代表会吧?银行怎么也来了?”天和还没明白状况,财务总监与副总跟了进来,顺手关上了大会议室的门。
      
      会议室里,司机朝总助说:“窗子要不要再检查下?公司里的锁了,楼道呢?”
      总助答道:“连男厕所都检查过了,没问题。”
      外间一众同事纷纷抬头,望向大会议室的门。
      
      “什么?”天和一时以为自己听错了,重复了一次:“怎么可能?”
      会议室里一片死寂,所有人一起望向支行行长,行长又擦了一把汗,说:“你哥哥没告诉你?”
      “我三个半小时前刚送走他!”饶是历经无数大风大浪的天和,面对“资不抵债”与“无力清偿”时,也有点没回过神来:“你们等等,我给他打个电话,不不……他应该在去旧金山的飞机上……”
      “现在贵公司的法人是您,对吧?”基金负责人说:“Epeus的财务状况,股东们已经初步了解了,资产列表,你们的梅西梅总监,也已经接受了第一□□点。”
      
      “等等。”天和接不住递过来的资料,说:“给我倒点水。”
      “这个债务已经逾期两年……”
      “你哥哥担任法人与CEO的这段时间里,陆陆续续把房产、名下的车子,全部抵押给了银行……”
      “今年六月,闻天岳为了缓解财务压力,还把六千万公司资金,通过非法手段带出境,前往澳门,下场显而易见……”
      “小兄弟,您看,我明年就要退休,为了您公司这件事,安度晚年是指望不上了……接下来怎么办,总得有个说法……”
      “当初你们两兄弟融资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现在不仅公司对赌没有完成,发邮件不回,电话不接,发微信骂人,一骂就是长达一分钟的语音……你听听?这像是读书人的口气吗?简直有辱斯文!”
      “去年贵公司还投了一部科幻片,跟投一亿八千万,就为了让小演员带资进组,拍着胸脯承诺四十亿票房,最后导演拍出个网页游戏ppt自己先跑了,煤老板都不带你们这么玩的!”
      “而且我更不明白的是,闻天岳为什么要帮一个毫无业绩前景的公司担保贷款?”
      “多伦多的服务器机组,一年就要烧掉一千四百万美金的租金,这还不算电费,你看看你们自己研发出了什么,用超级服务器组架私服!刚我来的时候,还看你们公司程序员在打魔兽世界……”
      
      天和被吵得有点晕,接过副总递来的水,一口喝下,把杯子重重一放,砰的一声。
      会议室里又静了。
      天和盯着水杯看,半分钟后,目光转向一众股东代表。
      “啊,我知道了。”天和灵光一闪,说:“你们走错公司了!”
      
      两个小时后,股东代表们纷纷离开大会议室。
      天和坐在长会议桌的一端,像座雕塑。
      “老板?”财务总监试探地问道。
      “我迫切地需要听巴赫。”天和道。
      “不好了!支行行长要跳楼啦!女厕所窗户没锁好,上半身已经爬出去了!快来几个男同事拉住他——”
      副总:“……”
      
      又一个小时后,天和面朝桌上的便当,疲惫地摆摆手。
      “不吃,谢谢。”
      “饭总要吃的。”副总打开吉野家的饭盒,已经饿得不行了,说:“小闻总,不要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财务总监忧心忡忡地看着桌上盒饭,买午饭的钱还是他垫的,现在走账,也不知道能不能报销,欠了三个月的薪水,更不知何时才能发下来。闻天岳信誓旦旦,告诉他们自己弟弟有办法,现在看来,全是忽悠。
      “你们一直都知道?”天和喃喃道。
      “闻总说您接任法人以后,钱很快就能到账。”副总说:“要召集公司里的小股东们,一起开个会么?”
      天和镇定地说:“不用,不是说已经完成E轮融资,计划后年就上市么?”
      财务总监说:“E轮融资一共就六千万,都在澳门呢。”
      “你身为财务总监。”天和难以置信道:“居然能让他把六千万拿去澳门赌博?!你这是渎职!”
      “我能怎么办?”财务总监哭丧着脸道:“一直都是闻总说了算,而且挪用公司资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也不知道他把融资拿去玩老虎机啊!”
      “什么老虎机能玩掉六千万?”天和绝望道。
      副总:“VIP间里起博都是十万,显示10,他以为是十个一百,按了一堆零,刚开始摇,上头就掉下来个大球,赌场还在欢呼呢,闻总就以为中了……”
      “好了别说了。”财务总监打断道。
      “哦对!还买了不少杏仁饼回来。”副总想起来了:“都在公司冰箱里,您要不要来一点?放了三个月,但是还没过期,上个月绩效奖金就发的这个,还没发完。”
      天和:“……”
      
      “现在怎么办?”天和说。
      财务总监说:“能拉到新的融资么?”
      天和有点茫然地看着财务总监,副总在旁出谋划策道:“您是不是还有一位大哥?”
      “我大哥在研究航天飞机。”天和答道:“已经有十五年联系不上了。”
      财务总监想了想,说:“您的母亲那边……”
      “不可能。”天和一口回绝道:“母舅家不会给我一分钱,而且她已经改嫁了。”
      
      副总想了想,说:“您父亲的名声还是在的,要么找老朋友帮帮忙,再来个F轮融资,先清偿部分债务,剩余的,申请债转股?”
      财务总监说:“我说句老实话,现在外头风口变了,真不好忽悠。”
      副总说:“那就只能想办法上市,寄希望予韭……股民们了。”
      财务总监:“以现在的账,审计不可能让咱们上市,券商也不会签字,证监会实行智商准入制以后,管得比以前严多了。”
      
      财务总监一直朝副总使眼色,副总只当看不到,两人都不愿意说出那两个字。
      “一共欠多少?”天和有点走神,问:“刚才我没听清楚。”
      “十四亿。”副总答道:“六月到现在,全公司工资也都没发。”
      财务总监看着副总吃完了两大份梅菜扣肉饭,起身道:“要不我让人把债务明细先送到您家里,这几天您先看看,再咨询下您的私人财务顾问。”
      “所以你们希望申请破产,对吧。”天和沉声道。
      两人面面相觑,都没吭声。
      
      总助敲门进来,说:“闻总电话一直关机。”
      “还在飞机上。”天和道:“这次过去,也许就是谈新的投资,大伙儿都先缓缓吧,还有希望。”
      “是的是的。”财务总监与副总一起道。
      “工资如果能先想想办法给开出来,员工就不会有太大意见。”副总说:“现在稳定人心最重要,大家对Epues,都是有感情的,您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天和迎上副总担忧的眼神,答道:“工资一定会发……只是现在我觉得……我得回去休息会儿。”
      天和站起来时有点头晕,副总开门,将他送出公司,外头不知道哪来的一群记者顿时围上,闪光灯狂拍。
      “闻总!你现在心情怎么样?方便采访一下吗?”
      “Epues要申请破产吗?”
      “你们说好第四季度就发布的划时代人工智能,还有希望面世吗?”
      “闻总,你还好吗?”
      
      “哎!你们不要这样!我们闻总也是有粉丝的体面人,别太过分了啊!”
      总助推开记者,司机忠诚地保护着天和,进电梯,跑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