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如同陶夭夭看得到原主的生活,原主也看得到她的生活。
      
      她的生活富足而安逸,有十分幸福美满的家庭,双亲健在,对她都很温和,还有两个对她很好的哥哥,甚至连联姻的未婚夫也已经有了,只要安份一点,知足一点,下半辈子完全不会有任何的波折。
      
      而原主的生活,十分的狗血,荆棘重重,想要过得好,需要努力奋斗。
      
      原主正是居于这一点,才把那流光溢彩的光球送给她的。
      
      可是原主就没有想到,灵魂互换之后,她的青春就失去了吗?
      
      从二十岁变成了三十岁,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十分巨大的打击。
      
      陶夭夭睁开眼睛,怔怔地听着窗外热闹的声音,完全清醒之后,伸手抹去额头上的汗珠。
      
      原本已经有些模糊的灵魂交换记忆,在梦里重新经历一次,竟然清晰了许多。
      
      只是,难道从此真的再也不能换回来了吗?
      
      原本陶夭夭以为,这灵魂交换只是暂时的,可是过了一天了,她已经看不到原主的生活,也丝毫没有换回来的迹象,再想想那个梦,只怕真的从此交换灵魂生活了。
      
      如果真的不能换回来,对原主来说,就太吃亏了。
      
      毕竟那两个光球,都是十分有用的,绝对能让原主未来名扬天下。
      
      再加上原主有她苦学二十多年的记忆以及亲历十多年的实验室经验,绝对可以走上人生巅峰。
      
      唯一让她觉得安慰的是,原主向往平稳的生活,和一心厌倦淑女生涯、厌倦时间到了和门当户对对象联姻生活的她相反。
      
      陶夭夭用手捂住眼睛,重新睡觉。
      
      不管是不是互换了灵魂再也换不回来,先看看吧。
      
      第二天,陶夭夭是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的。
      
      她心情有些不好地睁开眼睛,把手机拿了过来。
      
      一看到手机上的内容,她的心情就变得恶劣起来。
      
      刘文君也被吵醒了,马上激动地问,“是不是陈松林有消息传过来了?”
      
      “不是陈松林,是张友斌。”陶夭夭厌恶地把手机调了静音,重新躺了下来。
      
      刘文君马上收起脸上的笑意,一脸厌恶地道,“他是不是有病啊,怎么还一直缠着你?”
      
      “就是有病。”陶夭夭说完就不想再提这件事。
      
      张友斌是原主故乡的城里人,高中同一个中学读书所以认识。自从认识之后,他就跟疯子似的缠着原主,要原主嫁给他。
      
      原主当时还不知道自己那荒诞剧似的身世,一心想着努力读书,将来出人头地,让重男轻女的父母知道,女儿也可以比儿子优秀。所以,她对张友斌的纠|缠十分厌恶,死活不肯和张友斌在一起,说没考虑那么多,只想好好读书。
      
      张友斌或许真的很喜欢原主,就没打扰她读书,直到高中毕业,他才又重新跟疯子似的缠着她,并且承诺,愿意出钱送她读大学,只要她毕业之后嫁给他。
      
      原主当然不肯,可张友斌越来越没有耐心了,她根本没有能力躲。为了避开他,又加上家里不肯再拿钱出来送她读大学,所以她只能以全市第二名的成绩,选了一所愿意给她奖学金的大专,偷偷地收拾东西去读书。
      
      因为没有告诉过家里人读书的院校,以至张友斌威迫利诱都查不到她的下落,所以她才得了三年安稳的大学生涯。
      
      临近毕业之际,她的身世曝光,被养父母带去京城见了亲生父母,又被亲生父母给了一笔钱送回来。
      
      养父母要抢夺那笔钱,死死拽着她,带她回了故乡,她才又倒霉地被张友斌纠|缠上。
      
      刘文君发愁的声音响起来,“如果他一直这样缠|着你,你该怎么办啊?上次他不是还威胁你,说你如果不嫁给他,他就杀了你养父母全家吗?”
      
      “会有办法的。”陶夭夭说道。
      
      刘文君还是很担心,“总之你要小心一点。我村子里的五婶,年轻时长得很美,就是被我那个疯子似的五叔要挟着杀全家才娶回来的。这么多年我五婶但凡和男人说一句话,就会挨我五叔的打,整个村子的人都劝过了,完全没用。”
      
      她说到这里,十分惋惜地叹了口气,“我五婶现在完全没有美人的风采了,甚至连普通人的安稳生活都没有,眼神呆滞,憔悴得厉害。所以,你一定要小心这种神经病似的男人。”
      
      “我会小心的。”陶夭夭说道。
      
      睡饱了起来发现,今天又是个大晴天。
      
      中午天气十分炎热,陶夭夭和刘文君在出租屋里待不下去,起身出门找地方吹风,其实两个人更想去蹭免费空调,但不买东西,没好意思蹭太久。
      
      走到惯常吹风的地方,陶夭夭看到了小帮哥那个眼角和嘴角都被打得淤青的泼妇老婆。
      
      正在发呆的泼妇也看到她了,脸上的神情闪了闪,没有说话。
      
      陶夭夭在阴影处坐了下来,离小帮哥老婆比较近,将小帮哥老婆身上的伤口看得一清二楚,也将小帮哥老婆眼睛里的受伤和一闪而过的歉意看得一清二楚。
      
      这一看清楚,心情马上飞扬起来。
      
      打伤她宝贵的脑袋,活该倒霉。
      
      “你和阿帮真的没有什么?”小帮哥老婆的眼睛定定地看向陶夭夭。
      
      陶夭夭轻笑一声,“你觉得我会看上他?”
      
      小帮哥老婆的脸一下子青了,愤怒地看向陶夭夭,“你什么意思?他有什么不好?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我是个无辜被你打但是到现在还没得到一声道歉的群众演员!”陶夭夭说完看向小帮哥老婆,一脸的疑惑不解,“你是不是有病啊,别人看不上你老公你要生气,别人看上你老公,你还是生气,你到底想做什么?”
      
      小帮哥老婆的脸顿时一阵青一阵红,半晌才咬着牙说,“你可以只回答‘没有’这两个字!”
      
      “凭什么啊?你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还想我们夭夭对你有好话?我呸!”刘文君看向小帮哥老婆,“识相的,最好把打伤夭夭的医药费赔给夭夭!”
      
      小帮哥老婆马上沉下一张红肿的脸,“我没钱!”因动作大,牵扯到脸上的伤口,顿时一阵抽痛。
      
      陶夭夭想起她眼里的受伤和一闪而过的歉意,轻笑一声看向她,
      
      “我其实不懂你是为了什么。这么热的天,你情愿出来吹风都舍不得开空调,节省得叫人同情。而你丈夫呢,买给其他女人的东西,那是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你省下的钱被你丈夫拿去给别的女人花,你觉得很光荣?”
      
      小帮哥夫妻都不是好东西,一个为难且设计过她,一个打过她,她是不会让这对夫妻和美过日子的。眼下有机会,正好可以挑拨几句。
      
      运气好,或许能拿到赔偿费也说不定。
      
      小帮哥老婆的脸再度变成了调色盘,牙齿则咬得咯咯作响。
      
      陶夭夭又加了把火,“你在老家做牛做马,只是希望多存些钱,可是你丈夫却拿着你的血汗钱和女人花天酒地,你说你可不可悲啊?陪他吃尽苦头,却没能享一点儿福。你看看你的脸,完全变成黄脸婆了,这是何苦?”
      
      说到最后,她都觉得自己是个好人了,说这么多点醒眼前这个女人的话。
      
      “你不要说了!”小帮哥老婆咬着牙,抛下这句话就飞快地回去了。
      
      过了一会儿,她拿着一叠红票子走了过来,“这是三千医药费,赔给你,从此我再也没有亏欠你了。”
      
      刘文君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出,眼珠子差点都瞪出来了,佩服地看向陶夭夭。
      
      陶夭夭对她一笑,没有伸手去接小帮哥老婆手中的钱,“得写个条子啊,不然你丈夫以为我是偷的,到时叫我卖|身赔给他,我就吃大亏了!”
      
      “他不敢!”小帮哥老婆额上青筋跳得欢快,最终还是道,“你们跟我回去,我给你写条子签名按手指印。”
      
      陶夭夭还是没动,“还是不要了吧,要是被人看到我去你们那里,又来说闲话怎么办?”
      
      小帮哥老婆深呼吸一口气,转身走了。
      
      刘文君目瞪口呆,“她这是被你气走了,还是回去写条子?”
      
      “写条子。”陶夭夭施施然说道。
      
      刘文君眨眨眼,又是好奇又是佩服地看向陶夭夭,“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竟然能让她对你言听计从?”
      
      “和我没什么关系,是小帮哥做得过分,伤到她了。”陶夭夭笑着说道。
      
      小帮哥老婆眼睛里的受伤和痛楚,她想装作看不见也做不到。
      
      那是一个女人处于死心或者大彻大悟的分界线,有点推动,死心和大彻大悟就能分出胜负。
      
      过了一会儿,小帮哥老婆拿着钱和条子重新走了过来。
      
      把钱和条子递给陶夭夭,她还有些惋惜,“本来还想邀请你们去吹吹空调的,为了不被人误会,还是算了。”
      
      陶夭夭接过钱和条子,含笑看向小帮哥老婆,“女人就是要对自己好一点,家里的钱你不花,就会被别的女人花了,你没有节省的必要。”
      
      用的手机都还是最老的款,连网也不能上,也不知道她图什么。
      
      刘文君也反应过来了,不住地点头,“没错,要对自己好一点。最好去买些昂贵的化妆品,让自己年轻一些,别弄得钱被别的女人拿去买化妆品,然后反过来勾|搭小帮哥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