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陶夭夭没有说话,对卓家那样的家族来说,血缘关系并不是那么重要。
      
      “你打算以后怎么办?”刘文君又问。
      
      陶夭夭的亲生父母不认她,养父母也说她不是他们的孩子,所以把她扫地出门。
      
      陶夭夭笑了笑,“我就自己好好生活吧。”
      
      这也是原主痛定思痛的意思,亲生父母认为她不够优秀所以不认她,养了她多年的养父母抢了亲生父母给她的补偿费,也把她扫地出门了,她算是无父无母,自然得好好生活,加倍爱自己。
      
      不过就算爱自己,也得先有物质基础,有个属于自己的家。现在原主拼命赚钱,就是想有一个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家,再也不用担心哪天被踢出去了。
      
      “我们是好朋友,我会陪着你的。”刘文君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又很不高兴地埋怨说,“你养父母也是的,好歹也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怎么就能这样呢。”
      
      亲生父母说没有相处过所以没有感情,因此不要她。可养父母呢,可是实打实生活了二十年的,怎么也不要夭夭呢?
      
      陶夭夭抚上了胸口,感受着原主的委屈与痛楚,没有说话。
      
      亲生父母出身好有见识,更看重能力和多年相处的感情,不大在乎血缘关系。而养父母属于传统的农村人,生活质量是其次,最看重的是传宗接代,因此格外看重血缘关系。
      
      所以原主陶夭夭就悲催了,不够优秀以至于不被亲生父母接纳,因没有血缘关系也被养父母埋怨,说她浪费了他们一家二十年的感情和金钱。
      
      天下之下,原主没有家人,只有自己一个人。
      
      下午,刘文君过一会儿就拿出手机看时间,“今天会很早收工的,希望泼妇能撞了个正着。”说完又拉着陶夭夭追问,“小琳和小雅今天真的会去找小帮哥吗?你是怎么知道的?”
      
      “会的。”陶夭夭点头。
      
      群演大哥昨天早上曾无意中提了一嘴,另一个群头找小琳小雅去做群演,被两人拒绝了。一般来说,一心往上爬的女群演是不可能拒绝这样的机会的,因为虽然只是群演,但是交好一个群头就是一条路,没有人会舍得拒绝。
      
      小雅和小琳拒绝了,就表示有什么事,让她们不得不拒绝这样的机会。
      
      而群头本来是有任务的,临时改了时间。
      
      两厢合起来一琢磨,陶夭夭就猜测,三人应该是约好的。
      
      当然,对她来说,就算猜错了也没什么,可以下次再等机会。
      
      若是猜对了,就可以一雪前耻报仇雪恨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快群演大哥和三三两两的群演就穿着古代士兵的服装,满头汗水地回来了。
      
      刘文君问,“要和他打招呼吗?”
      
      “别了,大家都累。”陶夭夭冷淡地说。
      
      她和原主的想法一样,倒不是瞧不上才懒得打招呼,而是觉得既然没有感觉,那就狠心些,别给人希望。
      
      像群演大哥这种青涩小伙,是不能跟他玩暧|昧和逢场作戏的,玩了会伤人。
      
      刘文君点点头,并不奇怪。
      
      陶夭夭长得好看,从小到大有的是来献殷勤的,像群演大哥这样的,不知凡几,都被她严词拒绝了。此时拒绝群演大哥,自然不奇怪。
      
      下午五点多,太阳还在空中肆意地张扬,舍不得下山。
      
      东山影视城满街的群演、满街的游客,热热闹闹,比起一线大城市来也不遑多让。
      
      就在这时,附近响起了尖利的咆哮,把影视城的其他声音都盖了下去!
      
      刘文君一下子坐了起来,激动得脸都红了,“就是泼妇,我认得她的声音!”说完一拖陶夭夭,“走,我们看热闹去!”
      
      陶夭夭还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也很有兴趣看自己一手导演的结果,当下点点头,和刘文君快步走向声音传来之处。
      
      小帮哥的老婆听到很多人说她老公做了群头之后,美女随便睡,早就憋了一肚子气了。
      
      昨天来盯梢,看到个叫桃之夭夭的美人身姿摇曳地去敲小帮哥的门并走了进去,差点看呆了,反应过来之后气疯了,强忍着性子等了一阵,就迫不及待地冲进去扭打。
      
      打完了才反应过来,两个人都进去一会儿了,怎么衣服还是整整齐齐的?
      
      她意识到可能打错了人,心里虽然有些过意不去,但也没打算道歉,毕竟孤男寡女,怎么看都不清白。更不要说那个桃之夭夭长得特别好看,不仅一张脸美,就连走路的姿态也充满了勾|人的味道。
      
      夜里偷偷听到有人说她冤枉了人,她也没太过吃惊,毕竟早就隐隐约约感觉到了。
      
      为了能够抓到真正的小贱人,她故意说有事需要马上回家,就忍着割肉的疼去盛唐一条街找酒店住了一晚。
      
      现在,看着两个不要脸的女人偷偷摸|摸去敲丈夫的门,然后偷偷摸|摸进去,她就知道,这俩一定就是她要找的淫|妇了!
      
      咬着牙等了一阵,听到里面隐隐约约传出来的浪|声|淫|语,小帮哥老婆一挥手,叫开锁匠上前开门。
      
      在等待开锁的时候,她发现附近有人探头探脑地看,正是昨天围观她扭打桃之夭夭的人,也没放在心上。
      
      那两个小|淫|妇既然不要脸,她何必帮她们清场,让她们有脸?
      
      看热闹的人很多,带头的正是和小琳小雅不对付的几个小姑娘,而站在他们身后的群演,并不是小帮哥熟悉的,小帮哥熟悉的群演都站在后面,没敢凑太前面,怕到时被小帮哥穿小鞋。
      
      身为影视城的群演,大家看惯了拍摄,此时自然准备充足。
      
      用来充当打光灯的灯管,拿来拍摄的高清手机,有这两样等会儿拍什么都方便了。
      
      开锁匠是个高手,收了小帮哥老婆的重金,干脆利落地开了锁,便把家当一收,拿出手机站在门边看热闹。
      
      听着里头男人的低吼声,两个女人的呻|吟|声,小帮哥老婆宛如暴怒的母鸡,一把推开门冲了进去。
      
      围观的群演们如同打了鸡血似的,也跟着冲了进去。
      
      当中还有人喊,“灯光先进去,快……”
      
      举着打光灯的群演和小帮哥有仇,一马当先冲了进去。
      
      最前方举着手机拍摄的一些群演和小帮哥之间也有点不痛快,当仁不让地往前冲。
      
      和小琳小雅两个不对付的几个小姑娘在这一刻没敢冲在前面做带队,而是落在后面,打算看小琳小雅的热闹就够了。
      
      “臭不要脸的奸|夫|淫|妇,我要弄死你们……@#%@%&”小帮哥老婆就算早有心理准备,看到一|王二|后|赤|条条的刺激画面,还是炸得头发竖起,血管几欲爆裂。
      
      小帮哥惊呆了,当下就软了。
      
      小琳和小雅也惊呆了,忘了拿东西遮掩。
      
      他们昨天设计了陶夭夭,又见母老虎回去了,就以为这事算完了,万万没想到母老虎杀了个回马枪!
      
      “啊……”小雅尖叫一声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就是捂脸。
      
      反正她做群演也露过身体,这露|身体没什么大不了的,遮住脸不被人认出来才是王道。
      
      “你这B|痒的小骚|货,你遮脸做什么?这么不要脸的事你都做了,还要脸做什么?”小帮哥老婆暴怒得如同一只母老虎,上去对着小琳小雅就挥爪子挠。
      
      小帮哥被小雅的尖叫声叫得回过神来,见眼前有无数拿着手机拍照摄影的,就连打光也来了,脸一阵青一阵白,大吼道,“你这个泼妇要做什么?马上带人滚出去……”
      
      现场一派喧嚣,打光的、拍照的、扭打的,喝骂的,看热闹的,好一出声色俱全的捉女干大战。
      
      陶夭夭和刘文君就在事发地附近,走几步拐了个弯,就能看到群头小帮哥房间门外窗外|围满了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人,这些人踮着脚拿着手机津津有味地拍照拍视频。
      
      小帮哥的老婆声音尖利地叫骂,什么粗言秽语都骂了出来。
      
      陶夭夭过去极少接触这种级别的脏话骂,又加上小帮哥老婆激动起来口音重,因此她不大听得清骂了什么,不过就算听不清她也知道,都是不堪入耳的粗话。
      
      “成功的喜悦格外甜美。”刘文君高兴地说。
      
      陶夭夭点头,她也觉得眼前的果实很甜美。
      
      走近了,听到门口围观的人的讨论,她更觉得心情愉快了。
      
      “城里人真会玩,竟然是一|王|二|后啊!估计导演也就这个待遇了!”
      
      “所以大家都想做群头啊,随便就能睡|上两个妞。”
      
      “这你就不懂了,群头只是底层的,往上的人更滋润,人家玩的就不只是群演或者群特了,而是明星了。”
      
      陶夭夭和刘文君一边品尝着成功的喜悦一边走近,刚靠近,被熟悉的群演叫住了。
      
      群演大哥第一个开口,“夭夭你来得正好,这下你被冤枉的事终于水落石出了。和小帮哥那个的是小琳和小雅,你是被冤枉的。”
      
      他的嗓门大,一下子把大部分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同在一个群头手下的群演大多相熟,也都知道昨天发生的事,看向陶夭夭时,脸上就多了几分怜惜和同情。
      
      陶夭夭伸手摸被打伤了的脑袋,先是委屈,进而感激,“谢谢大家愿意相信我,还我一个清白。”
      
      “我就早说过的啦,夭夭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她要是愿意出|卖自己,还需要来当群演吗?”刘文君大声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