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盛夏的东山影视城人潮汹涌,汗味被阳光一蒸,分外酸爽。
      
      陶夭夭被发小刘文君和群演大哥一左一右扶着,塞满了信息的脑袋不时眩晕,再闻到浓重的汗味,差点又晕了过去,完全没空理会其他群演若有似无的指点和低低的嘲笑。
      
      “这里背阴,先坐着休息一会儿吧。”右边扶着她的群演大哥语气有些不自然地说。
      
      发小刘文君皱起眉头,“夭夭的头流血了,怎么能坐这里?得去看医生!”
      
      “已经叫人回去拿药了。”群演大哥低声说。
      
      现场医护是群演头头小帮哥老婆的亲戚,陶夭夭的脑袋就是被小帮哥的老婆抓|奸时打伤的,就算去求医也没用,怕只能得来一顿奚落。
      
      刘文君听了,怒气冲冲,“那个泼妇是有病吧?夭夭只是去问小帮哥做群演的事,又是日光日白的,凭什么打人?会有人日光日白就做那样恶心的时吗?再说了,我们夭夭长得这么好看,怎么可能看得上小帮哥?”
      
      陶夭夭还从来没有体会过这样的难受,虚弱地叫,“水……”
      
      刘文君把水杯盖子拧开,递到陶夭夭跟前,“喝吧,今天这事没完,等会儿帮你上好药,我们就去找那个泼妇。”
      
      陶夭夭慢慢地喝着水,喝了大半杯,才终于有活过来的感觉,只是脑袋靠近头顶那一块仍然隐隐作疼。
      
      她原本叫陶瑶瑶,家里有权有势。房里有不少价值连城的物件,其中有一面神奇的镜子,能看到另一个女孩陶夭夭身上发生的一切。
      
      今日正好看到陶夭夭去找群演头头小帮哥,结果被准备捉|奸的小帮哥老婆撞见上来厮打,正又激动又紧张着呢,就被镜子吸进来了。
      
      一睁开眼,就变成了脑袋受伤正被其他群演看热闹的陶夭夭。
      
      要不是晕了一阵不用说话,她估计要反应不过来露馅了。
      
      群演大哥见陶夭夭玉颜雪白,眉头微蹙,明眸泛着水光,好一幅梨花泣风图,脸上一热,移开目光,有些不自然地说,“夭夭,女孩子不适合来做群演,你还是听我的,趁早回家去吧。”
      
      陶夭夭微微一笑,“我再试试,实在不行再想别的办法。”
      
      原主本来的想法就是在这里做群演赚钱的,她不知道能不能换回去,为了不影响原主的生活轨迹,她自然只能按照原主的节奏生活。
      
      再说了,原主的生活比她的生活刺激多了,她过烦了以前一成不变的淑女生活,正想好好感受一下随心所欲是什么感觉,怎么能回去?
      
      “那你也别再和小帮哥打交道了,他不是个好人。”群演大哥叮嘱,目光却没有看陶夭夭。
      
      陶夭夭点头,“我知道。今天我本来也不想去找他问,是小雅和小琳叫我去的。”
      
      群演大哥暗恋她,以为她是自甘堕落去找小帮哥,所以态度才很不自然。
      
      现在原主在很多人心目中都是向小帮哥献|身不成被原配殴打的形象,她当然要说清楚,让群演大哥帮忙澄清了。
      
      “真的是她们叫你去的?”群演大哥先是吃惊,很快脸上浮现喜意,到最后又变成担忧。
      
      女神是清白的,只是被人陷害了,并不是要找小帮哥献身,真好!
      
      刘文君马上就炸了,“那两个贱人,回头看我不揍她们一顿!”说完站起身,就要去找人算账。
      
      陶夭夭拉住她,“别打人,打了人我们更加没戏拍。”
      
      她也是看了原主的经历才知道,做群演也是需要注册工会找门路的,统一由群头在群里发布,不是熟悉的人都拿不到QQ号加进去等待任务发布。
      
      如果得罪了人,就算在群里接了任务,也会被踢出来。
      
      原主长了一张美人脸,一来就受到了群头的青睐,各种明示暗示不断。
      
      可是原主只是想来做群演接触这一行,看有没有机会凭借美人脸被大导演赏识去演群特或者配角进而做主角的,怎么可能为了个群演角色出|卖|自己?因此明示暗示都拒绝了。
      
      群头虽然只是小喽啰,但是人家手上有权啊,被美人拒绝了当然不高兴,一不高兴,这不就打算联合识相的小美女来整人了?
      
      “难道就这样算了?”刘文君气恼地问。
      
      陶夭夭摸了摸发疼的脑袋,摸到有些粘湿,知道是血,就说,“当然不会就此算了。”
      
      半个小时后,陶夭夭的脑袋上了药,群演大哥依依不舍地告辞,去跑一个古装剧士兵的戏。
      
      等人走了,同样没有工作的刘文君双目亮晶晶地看向陶夭夭,“你打算怎么找回场子?”
      
      “时间还早,我们先回去休息吧。”陶夭夭现在脑袋发疼,只想躺一躺,好好休息一阵子再做别的。
      
      刘文君虽然可惜,但还是扶着她回两人合租的旧房子休息。
      
      比起影视城的吃食,房子便宜得感动中国,一个房间一个月才650左右,两个人一起负担,算上水电一个月400就差不多了。当然,这是对比饮食来说的,对身上穷得只剩下300块的陶夭夭来说,这个住宿费还是很贵。
      
      躺了一下午,觉得脑袋上舒服了些,陶夭夭就从床上坐起来。
      
      刘文君买了最便宜的盒饭回来,兴冲冲地说,“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讨论怎么找回场子!来,一人一半。”
      
      陶夭夭看着刘文君熟练地把一个盒饭分成两份,再次感觉到原身真的很穷很穷。
      
      不过事到如今也顾不得太多了,她拿起筷子低头吃了起来。
      
      米饭太硬,两个菜一个老了一个不够熟,吃起来实在难以下咽,陶夭夭就算想体验不同的生活,此时也有些撑不住。
      
      不过她知道不吃就浪费了,因此咬牙把饭菜吃完,至于边吃边说,她由于饭菜实在不合胃口,早忘到脑后了。
      
      吃完饭,刘文君又急吼吼地问怎么找回场子。
      
      陶夭夭过了一遍自己从镜子看到的,又加上从原身脑子里挖出来的一起琢磨,低声道,“等会儿我们出去走走,看看景色说说话。”
      
      “你等会儿要出去?”刘文君大惊,仿佛不认识似的,认真地看陶夭夭的脸色,见她不像是开玩笑,就问,“你不怕出去了被人笑吗?不如过两天再出去露面?”
      
      陶夭夭知道原主是怕丢脸的,因此垂下头,“怕啊,但是也不能就这么吃了这闷亏。”
      
      “说得也是!”刘文君马上点头,放下心中那点子疑惑。
      
      夜里的横店稍微凉爽了些,但仍然是热。
      
      陶夭夭和刘文君特意走到眼熟的几个群演附近,坐在草地上低声嘀咕。
      
      她嘀咕的内容自然是哭诉委屈,说自己只是帮人挡枪,倒是真正和小帮哥有一|腿的什么事都没有。
      
      嘀咕了十来分钟,两人就离开四处逛了。
      
      走远了,刘文君不解地问,“这样就可以了吗?如果那些人不传出去,或者那个泼妇不信呢?”
      
      “会传出去的,泼妇也会相信的。”陶夭夭肯定地说。
      
      小琳和小雅攀上群头,成了群特,挡了不少人的路,自然有想把她们拉下马的小姑娘。她刚才挑选的群演,就是和小琳小雅不对付那几个。
      
      至于泼妇,大白天的都去捉|奸,可想而知心里的怀疑有多重,有多不信任群头小帮哥。
      
      第二天陶夭夭和刘文君还是没戏演,但出租屋内没有风扇,热得可怕,两人都到外面找了个有风的地方坐着度日。
      
      坐了一阵,刘文君跑去买冷饮,回来的时候哭丧着脸,“我听到了一个坏消息,泼妇已经回家了。”
      
      陶夭夭接过冷饮喝了一口,凉爽到心里去了,连色素的味道仿佛都可以忽略,她舒服地舒出一大口气,“放心,她肯定还没回家,回家只是放出来的□□而已。”
      
      “真的?其实想想也有可能。”刘文君脸上的沮丧一扫而光,“没想到,她还会玩兵法嘛。”
      
      陶夭夭笑了起来,“每个女人都是天生的侦探和谋略家,只是看是不是开发出来了。”说完看向刘文君,“你等着看真正的捉|奸好戏就是了。”
      
      她见过平时笨笨的女人,在疑心上丈夫养小明星后,马上智商上涨,侦查手段节节攀升,堪称侦探。
      
      见她说话时脸上带着笑意,刘文君咬了咬下唇,小心翼翼地问,“你亲身父母他们,真的不打算认回你吗?”
      
      “嗯。”陶夭夭收起了脸上的笑意,点头,“他们说过了,将错就错,不会再认回我的。说养了二十年,已经有感情了,养女比亲生的还亲。”
      
      刘文君见陶夭夭肯提亲生父母和养父母的事,就比平时放开了些,咬着牙生气地道,“他们怎么可以这样?你明明是他们的女儿,他们怎么能不认你?连你养父母都不如,你养父母好歹还愿意认他们的亲生女儿呢!”
      
      陶夭夭笑了笑,“这自然是不一样的。”
      
      对亲生父母来说,陶夭夭就是个突然冒出来的催债鬼,借了网贷无力偿还,被催收小组找到他们身上。而且,她读的还是大专,十分的平庸。
      
      至于陶夭夭是因为什么网贷,又为什么读大专,他们懒得理。
      
      而养父母的亲生女儿,人家读的是名牌大学,一举一动都十分的淑女,打眼看去代表着钱和前途,养父母自然愿意认回来了。
      
      “怎么个不一样?”刘文君很不满,“虎毒不食子,你是他们亲生的他们都不认。”
      
      

  • 作者有话要说:  干戈开新坑啦,求收藏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