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谢晚月独自吃了早饭,然后去挑了一身衣裳换上,准备往万老太太那里去,走是要走的,但要把话说清楚。
      
      出门就见着万玉山来了,她站在那里,看他一步一步走过来。
      
      “你要去哪儿?”万玉山问她。
      
      “去跟老太太辞行。”谢晚月回他。
      
      “谁让你走了?”
      
      “你。”
      
      “我昨晚喝醉了。”
      
      “……?!”
      
      万玉山大摇大摆地进了屋,扬声道:“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谢晚月顿了顿,转身进门。
      
      万玉山仔细打量面前的小姑娘,她一如昨夜,虽然穿了厚重的大衣,但还是俏生生的一抹。
      
      “说吧,我听着呢。”谢晚月站在门口,离他十万八千里远,目光这儿瞟瞟,那儿瞟瞟,就是不看他。
      
      呦呵,还生气呢,万玉山笑了。
      
      谢晚月听见他笑,直直地看向他,一句道歉都没有,竟然还笑。
      
      万玉山招呼她:“戳那儿当门神呢,过来坐。”
      
      谢晚月不动。
      
      “还让我过去抱你啊?”
      
      谢晚月面无表情地走过来,坐下,问:“要跟我说什么事?”
      
      “我家老太太年纪大了,喜欢热闹,喜欢听高兴的事情。”
      
      谢晚月等着他的下文,他却停住不说了,她疑惑地看他,然后呢?
      
      万玉山终于等到了她的正视,慢悠悠地道:“只要她高兴的事情,不论有多难,我都会办得到,所以,她要你我明年成婚,我也答应了,过了这个年,我会差人去做准备。”
      
      “……?!”谢晚月不知该说什么,这个人,昨天夜里赶她走,茶碗儿都瓦卒了,今儿早上又为了哄老太太高兴,要娶她,有点像儿戏一样。
      
      万玉山见她不说话,觉得无趣,问她:“你明年高考,计划考哪里?”
      
      “做什么?”谢晚月一脸防备。
      
      “除了杭州,别的地方都不可以考虑。”
      
      “……?!”
      
      “老太太身子不好,你要多陪她说说话,待她百年之后,我就放你走,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会给你把一切都安排妥当。”
      
      谢晚月问:“你还有什么条件?”
      
      “没了。”
      
      “好,我答应你。”
      
      “你有没有条件?”
      
      “没有。”
      
      万玉山有些意外,倒没想到她会如此听话。
      
      谢晚月觉得自己也算是摆出姿态来了,既然他给台阶下,她也不喜多生是非,人生数十载,先把眼前的日子一天一天过明白了,再徐徐图以后,在谢家的这些年,她活得十分通透。
      
      万玉山见她神色淡然,完全不是她这个年纪应该有的,但也乐得她这个沉静的性子,不闹腾,挺好。
      
      两人就这么便将“人生大事”定了,万玉山起身走了,谢晚月自己坐了一会儿,也出了门,过年了,要陪着长辈。
      
      没想到老太太那里围了好些个人,谢晚月被当做博物馆藏品一样,轮番被她们咂摸,手背都被摩挲薄了。
      
      这个问她:“还习惯这边的天气吗,是不是比你们北方暖和?”
      
      她回道:“比北方要冷一点,那边室内暖气足。”
      
      那个问她:“家里大人身体都还好吧,有好些年没有见过你祖父了呢。”
      
      她回道:“他们都很康健,我祖父的身体也很好。”
      
      左一个夸她:“瞧瞧,生得这么美,像画儿里走出来似的,咱们家玉山长得也俊,真是越瞧越登对。”
      
      谢晚月适时低头,露出脸上一抹娇羞。
      
      右一个赞她:“不单长得好,性子也温婉,玉山的脾气有点儿戾,娶个温柔的媳妇儿,正正配。”
      
      谢晚月被她们说得快要找个地缝儿钻进去了,长辈们太热情,她有些招架不住。
      
      “好啦好啦,以后还有时间,让晚月到我这儿来。”万老太太见她要哭了,很是心疼,忙替她解围。
      
      众叔伯婶娘见老太太发话,便知趣地散开,但仍然将目光锁定谢晚月,这娇滴滴的小姑娘落到万玉山手里,不晓得能活多久,听说他为着一个姓白的女人过了几年清心寡欲的生活,后来憋不住开了荤,半年就得换一个,不然女人的命都要给糟蹋没的。
      
      谢晚月终于脱离了桎梏,坐在老太太身边,再也不敢动弹,大家就着今年的光景聊天儿,说得吴侬软语,她听不懂,开始还能撑着听,后来便有些昏昏欲睡,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就歪在老太太身后睡着了。
      
      万玉山在议事堂听秦明义的汇报,万宅的里里外外全靠秦明义打点,每年这个时候,秦明义都会给万玉山报账,去年一整年,各项开销记了两本册子,万玉山给他买过一台苹果笔记本,他虽也在用,但仍然喜欢手写账簿。
      
      “原本明年的支出预算和今年不相上下,但明年要办婚礼,老太太要求中式的,要修整礼堂,定制酒席,哦,对了,还有结婚的聘礼,这些加起来,大概要再多这个数。”秦明义将账单递给他。
      
      “酒席什么规格?”
      
      “比其他叔伯家的高一倍。”
      
      “保持一致即可。”
      
      “老太太说,你本就晚婚,又只办这么一次,而且还是长子长孙,不能低了。”
      
      “好,花,按照老太太说得办,钱我批。”万玉山大手一挥,“这个事儿你看着办吧,不用再来问我了,要我做什么直接告诉我,我听你安排就是,行吧?”
      
      “好,听你的,剩下的我就自行安排了,出了正月,裁衣裳的时候,我再找你。”
      
      “裁什么衣裳?”
      
      “新郎吉服。”
      
      “哦。”
      
      “既然是办中式婚礼,喜服便要从现在开始做,说是要做大半年。”
      
      “什么衣裳这么费时间?”
      
      “老太太定得设计,要绣娘一针一针绣。”
      
      “穿一天就不再穿的东西,做那么复杂,随老太太喜欢吧。”
      
      “今天下午,各家的人便都回齐了,今天晚上不安排全宴席,各家在自己院子里解决,明天中午吃全宴,年夜饭晚上八点开席,你看看菜单,如果需要调换的,我马上去安排。”
      
      万玉山拿过菜单扫了两眼,说:“按这个做吧,对了,再给我多预备一份压岁钱。”
      
      “大概数在多少?”
      
      “送给老太太的长孙媳妇儿,你掂量着放。”万玉山笑了笑,“我今年还算是她的长辈。”
      
      秦明义拿笔记下,想着这压岁钱的额度,就和往年给谢晚月送过去的礼物的价格相齐吧。
      
      外面有阵阵鞭炮响起,大概是哪个院的孩子出来玩儿了,秦明义从议事堂出来时,见万玉庭站在外头,背对着这边,看亭外的风景,他叫他:“玉庭。”
      
      万玉庭转身,指了指里面:“心情好不好?”
      
      “如沐春风。”
      
      “那我就安心了。”万玉庭心里没了负担,跳上台阶,进门。
      
      万玉山正喝着茶,抬眼瞅见万玉庭,手里的茶碗照着他的脑门扔了过去,一条水线冒着热气划了一个漂亮的弧度,最终全落在万玉庭脸上。
      
      万玉庭躲闪不及,被茶碗砸得眼冒金星,一个跟头栽倒在地,这他妈也叫如沐春风!!
      
      “滚出去!”万玉山声音不大,却很威慑。
      
      万玉庭麻利地爬起来,抹了把脸,往门边退了几步,说:“大哥,你能不能对我仁慈点儿,每回都对我动刀动枪的。”
      
      万玉山冷笑:“我再对你仁慈,你就把万家给拆了。”
      
      “我可不敢。”
      
      “滚,不滚打折你的腿。”
      
      万玉庭顿时觉得腿疼,他又往门边蹭了蹭,说:“大哥,江湖救急。”
      
      “不救。”万玉山又拿起一个茶碗。
      
      万玉庭吓得退出去,将门开了一道缝儿:“我爸那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了,四叔不止不救我,还看我笑话,大哥,我保证就这一次,若是再有下回,你就把我腿打折。”
      
      “不管,自己想办法。”
      
      万玉庭嚎了一嗓子:“我找老太太去。”
      
      “你敢去,我活寡了你!”万玉山猛地将茶碗掷过去,“砰”地一声,碎了。
      
      万玉庭未料到万玉山又砸他,一碗茶水顺着门缝儿再次兜他一脸,还夹着几块碎瓷,他愣了愣,关门,往台阶上一坐,整个人颓到绝望。
      
      万玉山连丢了两个茶碗,又摸过来第三个,喝了几口茶,给万玉川打了个电话,问道:“玉庭的事因查到了吗?”
      
      万玉川回道:“有了点儿眉目,这回应该不是玉庭惹得祸,倒像是被人给下了套儿。”
      
      “查清楚了再说,还有,看见玉庭就把他赶出去,就说我的命令。”
      
      “你放心,他也不敢来我这儿。”
      
      万玉庭颓靡半天,不见万玉山出来,里头也没什么动静,心里的期望一点点没了,左右无法,终是起身出去,想去找老太太,又想起万玉山的话,硬生生收了步子,往自己的院落走,他这个大哥,说到做到,毫不含糊。
      
      打从记事起,万玉庭和众兄弟便非常怕这个哥哥,第一是他年长,第二是他心狠手辣。
      
      记得是六七岁上时,大姑姑家的表弟常玺来家里玩儿,常玺是大姑姑的晚来子,被家里人宠得不像话,因为一件玩头儿与堂妹起了冲突,惹得堂妹大哭,老太太看不过,教育常玺两句,结果常玺出口便问候祖母的母亲,常玺的话音未落,一旁窜过一人,飞起一脚将人踢飞了。
      
      常玺被踢中心口,一口气捯不上来,两眼一闭就昏了过去。
      
      大姑姑奔过去,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常玺抱起来,探了探鼻息,呜呜哭道:“玉山啊,你这是要我命啊!”
      
      万玉山面无表情,说:“姑姑,把弟弟教好了再带回来,免得下回真要了你的命。”
      
      常玺悠悠醒转后,心口疼得厉害,本欲再骂人,却瞧见万玉山冷眉冷眼地看着他,他吓得一抽,哇哇大哭。
      
      其他兄弟早就领教过万玉山的手段,幸灾乐祸地围观常玺的惨状,早就看不惯他了,又没胆量揍他,这回痛快了。
      
      此后,常玺再怎么无法无天,在万玉山面前也不敢造次,因为他知道,他这个大表哥若是下狠手,他不会有命活。
      
      万玉山待平辈的兄弟威慑力十足,对待长辈也一样不留情面。当年老爷子突然去世,四叔万子明趁乱从集团财务挪了一笔钱,万玉山给老爷子发完丧,连夜召开董事会,收回万子明手里的股权,将万子明从集团开除,又将他从万家族谱除名。
      
      万子明大怒,跟他理论,他说:“从前老爷子在,我不愿插手,你们想拿多少拿多少,如今我当家,我说了算。”
      
      万子明骂他:“毛儿都没长齐的小孩子就想骑到我头上来,做梦,我是你长辈,你当不了我的家。”
      
      万玉山冷冷地看着他,说:“我说当得就当得,老爷子虽然走得急,但遗嘱立得清清楚楚,家业交给我,如果你们想撤,我立马签字,只是日后不要来求我就行。”
      
      万子明急了,要动手打他。
      
      万玉山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待万子明快到跟前了,“锵”地一声抽出一直拄在身前的刀,手起,刀落,顺着万子明的耳边切下,桌上的一只茶杯被砍碎,刀劲儿还未尽,又深入会议桌三分。
      
      万子明被刀风刮得脸疼,身子一歪,幸被一旁的人扶助才不至于摔倒,其余众人被万玉山的戾气所煞,都说不出话来。
      
      万玉山将刀放回刀鞘,说:“老爷子留给我这把刀,是用来砍杀奸佞的,你若不服,就尽管伸头过来做我的刀下鬼。”
      
      万子明哪里肯伸头让他砍,万玉山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
      
      众人瞧这阵势,纷纷劝万子明,让他不要再闹,这若是弄出人命来,不但集团损失巨大,家族也要蒙羞,
      
      万子明依然是不服,但不敢再和万玉山硬碰,只得去找老太太,老太太倒是替他说了情,然而没管用,万玉山跟她说:“您只管享福,别的不要操心,我保证万家基业不损,也保证万家人活在其他人之上,但我有我的方式,您不许用祖母的身份来乱我的阵营。”
      
      老太太闻言,觉着他说得有理,自此撒手不管了,万子明气得飞起,又无可奈何,拖了五六年,一家人都因为他而流落在外,不能认祖归宗,他终是耐不住,回来求了万玉山,并在祠堂跪了大半天祖宗,才又被万玉山接纳,回了万家,重新上族谱,只是有一样,他不能再进万氏,他的子女均可以,只他不行,万子明不得已忍了,自己在外头做些投资,倒也赚了些钱。
      
      万玉庭越想越是万念俱灰,万玉山不肯救他,旁人哪个敢伸手呢。
      
      走到院外头,听见院子里的小朋友们玩得正欢,他叹气,将头抵向院墙,碰到额头伤处,他忍不住“嘶嘶”吸气,估摸着被砸肿了,大哥的手也忒狠了点儿。
      
      懊恼间,有人拍的背:“老四,你哭呢?”
      
      万玉庭扭头怒视万玉河:“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哭了?”
      
      “你的背影太萧条了。”万玉河瞅见他额头有处地方通红,问道,“老四,你挨打了?”
      
      “我自己磕的。”
      
      “是大哥砸的吧。”
      
      “闭嘴!”
      
      “你又犯什么错了?”
      
      “是别人坑我。”
      
      “大哥怎么说?”
      
      “他见死不救。”
      
      “哦,那我先走了,去看老太太。”万玉河听明白了万玉山的态度,迅速逃离。
      
      万玉庭更加心灰意冷,瞧瞧,还血浓于水呢,血呢?水呢?
      
      万玉河突然从月亮门探出脑袋,四下里打量一番,压低声音说:“老四,我教你个法子,祖母把谢家那个姑娘给接来了,大哥答应明年办婚事,你不如曲线救国,去求求这位未来的大嫂,到时枕边风一吹,你的事儿还不是小菜一碟儿么。”
      
      万玉庭听了他的话,登时觉得眼前一亮,问:“大嫂在哪里呢?”
      
      “应该在老太太那儿。”
      
      “你等等我,我跟你一道去。”万玉庭三步并作两步奔过去。
      
      万玉河可不想跟他一道走,万一被大哥知道是他给出的主意,那还不连累了他,这么一想,扭身就跑:“老四,人有三急,你先行,我一会儿再去!”
      
      万玉庭不疑有他,兴致冲冲地往老太太的院子赶,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