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03 ...

  •   吴氏到镇上拦人去了,留在家中的姜蜜心下还是有些不安,她站坐都不稳当。想着不能干等得把屋前屋后那点活干了,偏偏眼神总不自觉去瞅外面那条小路。
      
      看天色,学塾已经放了吧?上一旬相公就是这个点回家来的,怎么今天还不见人?
      
      难不成娘去晚了没把人拦住?
      
      不能啊!
      
      娘那么快的脚程!
      
      姜蜜心里各种想法都有,正乱着,就听见有人招呼三郎回来了,问他书篓里背的啥?买什么好东西了?
      
      听到这话,姜蜜往外走了几步,果然看见娘和相公一前一后走在村道上,娘就跟出门时一样,还是空着手,相公穿着身泛白的长衫,背着个方方正正的书篓,看着跟翠竹一样挺拔。
      
      这时候,卫成也看到她了,因着有别人在,他没显出太多表情,只从眼神中露了两分喜意。
      
      吴氏先前一直对三媳妇有些看法,就不说她是个乡下姑娘,也不说卫成非要娶她一度闹得不大愉快,最要紧她早年还没了娘,这多少犯忌讳。卫成气运不大好,吴氏总想给他挑个福气厚点的媳妇,顶好是看着就白生生珠圆玉润那种。姜蜜倒是生了一身雪肤,却有些清瘦,看着福薄。
      
      不过这些个不满从今儿个都翻篇了,回来的路上吴氏就一直在想,她想到三媳妇说她从小就做这种梦,每回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老天爷就会警示她……
      
      这好啊,这可太好了!
      
      像今儿,若不是她,三郎恐怕已经让同窗牵累被人打伤,哪能有幸躲过一劫?
      
      所以说千里姻缘一线牵,三郎当初一眼就瞧上她,那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媳妇有这等机缘,恐怕不是福薄命贱之人。
      
      吴氏心里头可算通泰了,这两年家里总没什么好事,前面进门那两个主意大,就会算计,看见什么都想往怀里搂。三媳妇气性倒是不错,也还勤快,以前觉得她出身差了对三郎没任何助益,眼下心境不同,吴氏看姜蜜满意了很多,觉得方方面面都还可以,性子是绵软了些,容易吃亏,好在还有她在旁边帮衬。
      
      这么想着,吴氏难得给了姜蜜一个好脸色,问:“怎么站这里等?等多久了?”
      
      “刚才动了会儿针线,看天色差不多,估摸该回来了我才出来看看,也是赶巧。娘路上辛苦了,相公也是。”
      
      她看卫成出了些薄汗,就摸出手帕递过去,让擦擦,卫成进屋去,卸下书篓才伸手接过帕子,他拿着在额头上拭了拭,就这样都能嗅到手帕上的香气,味道很淡,那是蜜娘身上带的,同床时他闻到过。
      
      卫成不经意想起同姜蜜独处时的种种,刚生出些许旖旎心思,就想到今日之事,他赶紧收心,将手帕叠好递还给姜蜜,而后开了书篓,从里取出个纸包。
      
      看他将纸包一并递过来,姜蜜问这是什么。
      
      卫成说是桂花糕。
      
      姜蜜就没敢接,先看了婆婆一眼。
      
      吴氏差点给她气着:“我什么没尝过还稀罕几块桂花糕?这是三郎买给你的,不收着看我干啥?”
      
      姜蜜这才伸手接过来,那纸包不大,估摸只装了四小块,拿着没多少分量,闻着倒是香。她把桂花糕收进西屋,准备进灶间忙活,却被婆婆吴氏叫住。
      
      “三媳妇,这回多亏你了。”
      
      姜蜜顿住身形,问:“果真出事了吗?”
      
      吴氏点头,她顺便又说了卫成,说都把托梦的事告诉他,他还想去帮忙,费了老鼻子劲儿才把人拽住,“好在我不放心亲自跑了一趟,换个人去搞不好还犟不过他。”
      
      “毕竟是同窗,赶上了也不好袖手旁观。”
      
      “我懒得说你,反正你多想想我跟你爹,多想想你媳妇,你有个万一,我们怎么办?”
      
      “娘……”
      
      “你还知道我是你娘!娘说的你听不听?”
      
      卫成看他娘板着个脸,站在旁边的姜蜜也是一脸担忧,他能怎么样?只得低头认错,保证说以后都以安全为先,答应绝不以身犯险。
      
      姜蜜宽了心,进灶间熬粥去了。吴氏同卫成聊了几句,问了欠债被堵那人的情况,听卫成说完感慨道幸好没跟着掺和,这节骨眼伤了恐怕又要错过院考。又问他院考具体什么时候?还有多久?要准备些什么?出去考这一回大概要多少钱?
      
      正说着,卫父回家来了,听见他们母子两个攀谈的声音,他人还在院里就招呼起卫成:“三郎回来了吗?”
      
      卫成从屋里出来,至屋檐下,喊爹。
      
      父子两个还没好好说上话,吴氏告状来了。她把今儿个这一出原原本本同老头子说了,让好生训训老三,顾念同窗之情没错,总该量力而行,破案有衙门救命有大夫,你能做什么?
      
      卫父没想到他去地里忙活半天就错过这么多,听吴氏说完他还愣了会儿,才问是真的?有这种事?
      
      “这么说三媳妇是咱们家的大功臣!”
      
      “的确多亏了蜜娘,否则院考又该赶不上了。”
      
      “今年院考,三郎你有把握吗?”
      
      卫成应说只要不再出意外,能顺利考完,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头卫家父子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那头卫大郎家闹起来了。
      
      刚才他家小子在后头玩,贴墙根听到这头说话的声音,别的他没注意听清,只听到说桂花糕,就馋起来,回去吵着说要吃,却险些挨了揍。
      
      大郎媳妇垮着脸训他,他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哭,说三叔都给三婶买,你不给我买!你是后娘!我是后娘养的!
      
      后娘这个话,他也是听得多了捡着学的。先前大郎媳妇总是关上门看隔壁笑话,说老三还是金贵的读书人,不照样娶了个乡下土妞,那还是个后娘养的。
      
      这会儿听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儿子指着她说这种话,大郎媳妇傻眼了,回过神来捞起他狠狠两巴掌打在屁股蛋上。
      
      “谁跟你说我是后娘?”
      
      那孩子也才三四岁,还是玩泥巴的年纪,知道个什么?他屁股蛋上挨了两下,疼得厉害,一边挣扎一边哭嚎:“你这么凶你就是后娘!是后娘!”
      
      大郎媳妇气得不轻,又狠打了他几下:“到底谁教的?你说不说?不说我这就打死你!”
      
      “你教的!是你教的!你说‘他还是金贵的读书人,挑来拣去娶了个后娘养的’!”
      
      这头动静那么大,人在灶屋的姜蜜都听见哭嚎声,别说卫父他们。卫父在同卫成说话,听到那边大孙子嚎个不停就招呼吴氏让她去看看,看大郎媳妇在搞什么。吴氏过去正好听到这句,她隔着门槛看着屋里头正在收拾人的大媳妇,脸色阴沉得很。
      
      大郎媳妇也感觉跟前多了一片阴影,抬头一看,心凉了半截。
      
      “您怎么来了娘?”
      
      “我不能来?”
      
      “不是……我不是这意思。”
      
      “不是这意思?那你给我说说毛蛋那话是什么意思?”
      
      大郎媳妇干笑了一声,说:“我这不是正在问他?臭小子不知道上哪儿去学的怪话!”
      
      “你教……”
      
      毛蛋正想说你教的,就被他娘捂了嘴。
      
      吴氏猜也猜到两个倒霉婆娘在背后编排什么,她剜了大郎媳妇一眼:“放着安生日子不过闹得家宅不宁的丧门星!前头那笔账我还没跟你清算,再让我听到这些我撕烂你的嘴。”
      
      被婆婆这么骂,大郎媳妇脸色很不好看。
      
      吴氏才懒得去照顾她的想法,问她听到没有,“听到不会吭一声?你当分出去过我就收拾不了你?我今儿个说要教训你他卫大郎拦得住?你让他拦我一下!”
      
      “娘啊,您这么说让媳妇怎么活?”
      
      大郎媳妇正要哭,吴氏又堵了回去:“活不了那就别活!”
      
      吴氏先前在镇上受了惊吓,正没地方发泄,大郎媳妇就撞上来,骂了她一通之后吴氏感觉好多了,回去粥都多喝了半碗。
      
      当夜,卫家东西两屋都关上门在说私房话。吴氏跟男人抱怨前头两个媳妇,说她们有姜蜜一半省心就阿弥陀佛,当初想着儿子过分老实娶个精明婆娘才能把日子操持起来,结果那两个精明过头,进门就没安生过,除了算计还是算计。
      
      “就她俩那德行,要是没我镇着老三一家铁定吃亏。想想老三从不跟两个哥哥计较,一直想着出人头地让全家都过好日子,他两个哥却让婆娘拐着同咱离了心,总觉得我们两个老东西是在刻薄他们供养小的,成天说些倒霉话,都不信老三有朝一日能出头,非要闹分家……我这会儿懒得同她计较,等有那一天,我儿考上秀才甚至更进一步,你看我怎么收拾她,非要她跪下给我磕头认错!”
      
      也不是懒得计较,还是卫成没考上,不到吴氏扬眉吐气的时候。
      
      卫父侧躺在床上,闭着眼听她念叨半天,看她念够了才说:“你也少说两句,睡吧。”
      
      吴氏翻了个身,睡不着,又说:“当初老三犟着要娶姜氏,我气得很,如今看来他眼光是不错。”
      
      卫父也还没睡着,可他深知自家婆娘是什么德行,没再接茬。吴氏说了好几句都没人理,就把嘴闭上了。
      
      东屋这边很快没动静了,倒是西屋,木头打的架子床摇晃了半宿。卫成刚成亲又回学塾读书去了,他费了好多心思才把姜蜜娶进门,两人相处的时间却不多,每旬他才能归家一日,想媳妇时卫成就加倍努力读书,只盼着今年能考上秀才,之后就能进县学。
      
      卫成心气不低,他不止想中秀才,以后还想考举人,中了举人就能接爹娘去城里过,还能让蜜娘坐下来享清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入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