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愚者千虑01 ...

  •   前因后果解释起来太麻烦,也就不解释了。
      总之,戚乐绑定了一个系统,专职替些在原剧本里活不过一集的角色顽强续命苟活,借此来帮现实中的自己实现长命百岁的愿望。
      
      戚乐蹲在系统的空间里,嘴里含着棒棒糖,瞧着系统在她面前展出的光幕上飞快走动她将去的第一个世界的信息。
      
      系统没有什么形态,以着数据流的姿态存在于系统空间里。它用着稚嫩的嗓音扳着语气向戚乐简单介绍了这世界的情况:
      “岳云清,吴国人。父亲是吴王策臣,母亲是高阳贵女。本来她是该一直活到二十五岁,见证周灭吴,写下灭亡论的,却因父亲先败于吴王太子而与全家一同自尽。”
      “因为你是第一次尝试续命任务,所以我给你特意挑了个简单的,你只要在岳氏主家自尽那一日,想办法逃出去,找个地方活到二十五岁,拿我给你的灭亡论抄一抄,往街头一贴就行了。”
      
      为了表达自己的贴心,系统还特意又说了句:“很简单吧?”
      
      戚乐看完了那镜子里的消息,方才分了一眼给了这空间里无处不在的数据流。她看着那些闪着金光不停变化的字符,顿了一瞬方说:“简单是简单,只是我有一件事情不明白。”
      她眼里满是困惑:“不就是输了一盘棋吗,用的着自尽吗?”
      
      系统道:“策臣和普通谋士不同,他们为君王谋划的太多,知道的也太多,一旦失了君王信任,死期便也不远了,更何况岳云清父亲输给的还不是旁人,正是下一任的吴王。即使此刻不死,待吴王登基,他一样要死,甚至可能是被羞辱致死。”
      “士卿有死不能去之节,岳氏大约也是想保留最后一点颜面吧。”
      
      戚乐“哦”了一声,眼里却颇有不赞同之色。系统敏锐察觉,他想到戚乐是个怎么样的人,心中顿时一紧,连忙道:“你在想什么?”
      戚乐咬碎了嘴里的糖,说:“别紧张,你知道我活着的世界连皇帝的坟都能随便供人参观了,一时不能理解这种输了一场就要去死还要拉上全家死的做法,也不奇怪对吧?”
      
      系统听着点头,忍不住也插了句嘴:“我也不明白,岳云清年纪那么小,才十五岁,怎么就想不开投湖了。”它忍不住看向戚乐,戚乐为了活下去有多努力,再没有比观察了戚乐很久方才选中她的系统更清楚了。
      有的人为了活下去,几乎要拼尽全力,而有的人,却放弃生命放弃的那么容易。
      
      系统道:“总之,只需要逃出去,然后找个地方再活个十年就行了。你看,我对你好吧,我和你说,别的系统都不会这么优待宿主的。它们很变态,特别喜欢第一个世界就把宿主丢去超高难度的地方让他们失败,哭爹喊娘的回来!”
      它又叮嘱了一遍:“所以你一定要听我的话,不然我就不会再对你这么好了。”
      
      戚乐听见这话,眼里忍不出浮出笑意。若是系统有形态,戚乐估计此刻他的脸都绷直了。估计它接手戚乐前,也做了不少工作,请教了不少人,甚至都懂得虚情假意地恐吓宿主——努力的让戚乐都不太忍心去欺负。
      所以戚乐道:“你刚出厂没多久吧,我是你的第一次吧?”
      
      系统:“!你,你怎么知道——不对,我当然不是,你已经是我经手的第六个了!”
      “还有什么叫做第一次,戚乐我警告你用词文明,不然我可以告你骚扰系统,扣你完成度!”
      
      戚乐闻言也只是笑了声,将手里吃完的棒棒糖棍子丢进了这空间里唯一看起来像是垃圾桶的地方,也不再去逗它,相反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戚乐保证道:“你放心,你不是已经观察过了吗?我特别想活下去,我家里一堆事等着我活下去处理呢。你又对我这么好,我当然会听你的话呀?”话说到最后,她话里甚至带出了点温柔的味道:“对不对?”
      
      系统在自己的数据流里疯狂点头,它总体还是十分满意戚乐这种求生欲望极强的人的。
      它还没来得及再说上几句冠冕堂皇的话,戚乐已经走至系统边缘类似漩涡的地方问:“是从这里下去吗?”
      
      系统:“对,唉你小心一点,刚下去可能会——”
      系统话还没说完,戚乐已经跳了下去。
      系统:“……可能会晕的厉害。”
      
      戚乐跳下去没什么感觉,落地之后却感受到一阵头晕目眩。
      她自从换了主治医生后,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么难受的滋味了,以至于连耳边那些吵吵闹闹的声音都变得面目可憎,像是要她性命的厉鬼一般了。
      
      当戚乐好不容易从那阵眩晕里缓过神,她的耳边便是惊天一声哭嚎。
      戚乐只听那妇人的声音尖锐到了破音,哭喊着:“你怎么不再等一时三刻,你等我一起与你去呀,你等等我,我这就和清儿一并去随你!”
      
      紧接着便是一阵大力,戚乐的视野还未能从白茫中恢复,只感觉有谁拖着她踉跄着往前,而她耳边除了妇人的哭嚎和奴仆的惊呼外竟是什么也听不清。
      直到她被妇人拉扯着,一同坠进了湖里。冰凉刺骨的湖水刺激了戚乐的求生欲,她的视野终于恢复,眼前瞧见的全是一片暗沉的水。
      
      戚乐一惊,用力一甩,便在水中挣脱了抓着她的妇人。好在戚乐自己是会游泳的,她挣扎着脱了自己身上浸了水后厚重的冬衣,忍着严寒刺骨奋力向光游去——!
      好在这身体不像她的病弱不堪,反倒十分康健。戚乐在这口气用完之前,竟也凭着浮上来了。
      她甫一透出水面,被水隔绝的那些号丧声,吵闹声便又一下回到了她的耳边。
      
      戚乐好不容易爬上岸,却没有人来救她,甚至因为她不肯死爬上岸的行为而惊得一时收了声。那些烦得要命声音一夕停止,就连风吹过湖水的声音也能听得清。
      有个女仆打着胆子问了句:“姑、姑娘不死了吗?”
      戚乐被冷风一动,还没有人给她递干净衣裳,大小姐脾气一上来,想也不想,一口骂出:“嚎什么丧呢,谁死了!”
      
      戚乐扫了一圈,看着周围古色古香的景致,便知道自己是已经变成岳云清了。
      她骂完这一句,本想让人给自己赶紧弄件干衣裳来。却见那女仆愣愣回了一句:“姑娘,老爷死了呀。夫、夫人还在湖里呢。”
      
      戚乐:“……”
      戚乐这下彻底清醒了。
      她这一彻底清醒,系统便也与她联络上了。
      系统忙道:“你跳得太快了,现在正好是投湖!你不是会游泳吗,赶紧跳进去游出去跑路啊!”
      
      戚乐在脑子里回了一句:“你家里的池塘一路连到护城河?”
      
      戚乐对仆人道:“还愣着干嘛?赶紧去救夫人!”
      那仆人道:“可、可是老爷先前吩咐——”
      
      戚乐厉声:“救人!”
      
      仆人们被她喝住,而湖水中的岳夫人也因为生本能而在湖水中挣扎,仆人们见到了岳夫人挣扎伸出的一手,连忙也扑进河里去救人。
      戚乐见岳夫人估计是死不了了,打了个哆嗦,方才又吩咐:“给我弄点热水来,我要沐浴更衣。”
      顿了一瞬,她看着那丫鬟身上厚重干净的冬衣,眼里发光。那丫鬟被她饿狼般的眼神看得吓住,比她这个受冻的人还抖的厉害,颤着问:“姑,姑娘?”
      
      戚乐倒吸一口气,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劝住了自己做个人,不要光天化日去抢小姑娘的衣裳穿。
      
      戚乐移过了视线,觉得自己还是太善良太要脸了一点,所以她又道:“……顺便找个大夫,估计很快就要用到。”
      那丫鬟怔了一会儿,似乎是被先前戚乐的厉色吓到,连忙便去了。
      
      岳夫人此时已经被救了上来,戚乐见人还没完全失去意识,大约不需要急救,便命令仆人将人赶紧送回屋子,一样洗个澡去。
      “闹哄哄的。”戚乐忍不住道,“头疼。”
      
      系统似乎也觉得这个时间点不太好,它自我检讨道:“我第一次,时间没校准,不好意思,事情结束的时候,我多算你一点完成度吧?”
      
      戚乐顿了一瞬,立刻说:“这多不好意思。”
      系统:“哪里哪里,是我业务不精。你,你还要不要糖,我给你送一颗。”
      言毕,戚乐只觉得嘴里一甜,好似口里真多了一颗糖。戚乐心里感慨,这系统真是天真又可爱,嘴里却是半点亏也不吃的说:“我冷的厉害,你能让我再暖和一些吗?”
      系统立马“能的能的”,配合地差点就让戚乐控制不住本性,当场就把系统给压榨完了。
      
      戚乐跟自己说了三遍“细水长流”,方才放下了再借此骗点东西出来的目的。转而跟着仆人到了岳云清的屋子,沐浴更衣。在回去的路上,戚乐也正好整理岳宅的信息。
      岳宅虽瞧着并不奢华,却处处精细,可见岳氏财力不弱。家里的院子构造有五进之大,更是严格以中轴而造,估摸着岳父在失败前,也曾是个深沐王恩的策臣。
      
      大约是曾经得到过,所以也才清楚失去后有多可怕。
      但戚乐却依然不能认同岳父因失败,因恐惧失败的后果便托着家人一并自贱性命——这在戚乐看来近乎荒唐。
      输了可以再赢,倒了可以再爬,唯有死不可复生,自杀才是最让仇者痛快的逃避下策。
      
      更何况——岳云清才十五岁,十五岁的孩子,又凭什么要为了父亲所谓的“士节”而死呢?她怕是连生死的意义都还没有弄懂。
      
      系统道:“这个世界岳云清选择陪母亲一起死,大概是因为她在意的人都已心生死志了,以至于她自己也心灰意冷。不愿独活。”
      戚乐道:“我不太懂。”
      系统道:“你不懂才好,你要是懂了,岳云清还怎么活下去呀。”
      
      戚乐点头:“你说的也是。”
      系统道:“过会儿你打算怎么溜啊?我帮你看了看,现在正是乱的时候,咱们可以走后门。”
      戚乐道:“等会儿,我估计我马上就要被叫走。”
      
      系统:“……啊?”
      
      戚乐从浴池中起身,在仆人的帮助下刚换好了衣服,便有人带来了当家主母,也就是岳夫人的命令。
      “夫、夫人请姑娘去见她。”
      
      戚乐正在仆人的帮助下穿上最后一件外褂,岳云清的身体可太健康了,冬日这么折腾一遭,也没见病态。她从没有这么健康过,一时觉得新鲜,也不恼,反而还笑着说了句:“一醒就见我啊,比我想得还要急。”
      
      传话的女仆从未见过岳云清这幅淡笑,又想起她在湖边冷斥凶厉的模样,一时喏喏。
      戚乐也不为难这看起来也不过十六七的女孩子,只是因为习惯多穿了两件衣服,对她道:“你带我去吧。”
      
      女仆也未从戚乐的话里察觉不妥。
      她领着戚乐往主屋去,戚乐不着痕迹的四处观察,正好记个路。
      
      到了主屋,还没进门,戚乐就听见一声碎响。
      小丫头吓了一跳,戚乐倒是面色不改,她掀了门帘进去,便听岳夫人对她冷声道:“跪下!”
      
      戚乐巍然不动。
      她懒洋洋道:“母亲这是在说什么浑话呢。”

  • 作者有话要说:  戚总怼天怼地怼空气,混乱邪恶,一点都不真善美(。
    开坑啦,大家久等啦。
    给留言的前三十个小伙伴发个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